#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声名狼藉 4-5(kingsmanAU)

写在前面的话,这一章有crossover预警。

随缘主楼:http://www.mtslash.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7446&page=1&extra=#pid4268462

前情:

“人员伤亡?”Logan抬了抬手示意他暂停一下,他的新西装合身又舒适,但他就是潜意识的觉得不舒服,所以他皱着眉头扯了扯领带结,直到觉得扯得足够大他可以顺畅的呼吸了他才转头继续问“所以我们损失了谁?”

“呃……”一直说话飞快的Remy少有的顿住了,他吞了吞口水,干巴巴的开口了“就是……Scott……那辆……摩托车……”

“What???”一直安静的站在旁边的Scott终于说话了,他震惊的看了一眼Charles,得到后者一个‘我们尽力了’的眼神之后,才又眼巴巴的看向了在一边沙发上假装不存在的Jean

“Jean,告诉我这是假的对不对。”

“Hey,Baby”Jean站起来,拿出自己最具有安抚效果的微笑,伸手轻轻握住了Scott的手肘,手指顺着西装的布料上下滑动。“冷静一些,那个时候太混乱……”

“你现在对我用的是你想要安抚别人时套路最多的那一套动作了”Scott语速极快的戳穿她,“这代表你很心虚。”

“怎么会呢”Jean抽动着嘴角笑了笑,不好意思的咬了咬下唇,然后决定再努力努力“是真的,爆炸发生的太快了,我们没有办法——”

“教授的轮椅收藏。”他刚刚进来的时候可看到了,23架不同的轮椅都摆在一个展示厅里。

“……那是意外……”

“你的医疗室。”

“那……那也不全是……”

“Hank的32副不同的金边眼镜。”

“这个我可以解释……”

“Remy的扑克牌都好好的摆在桌上呢正!”

Logan在旁边笑的快要背过气去了。然后Jean转了转眼睛,说道“是这样的,我们要带她走的本来,可是她没油了。你知道的,她太重了,当时又赶着离开,没有油我们谁也带不走她。我很抱歉,Scott。”

Scott的眼神危险的眯了眯。

Jean眨了眨眼继续说“我想是那天上午Logan忘记给她加油了。”

接着Logan就被他的导师一脚踹了出去。

Charles在轮椅上无奈的眨了眨眼,他刚刚有说过Kingsman是个非常高效的组织吗?

他收回这句话。

==========================================

==========================================

4

“你或许该学着和Logan和平相处了”Jean拍了拍Scott的肩膀。

他们现在在军需部,Logan被Emma拽到医疗室去处理被Scott勒出淤血的脖子了。而Scott则在检查这次Jean为他准备的新装备,柜子里摆满了会爆炸的打火机还有钢笔,那些小东西基本都有某部分镀着贵金属或者宝石,使这个军需部看上去充满着衣冠楚楚的纸醉金迷感。

你懂的,就是那种看上去会让人感叹【万恶的资本主义】的那种。

Scott把刚刚改造过的手表带上,一脸冷漠的话回答“他不适合呆在Kingsman。”

“但他通过了两个月的训练”Jean看着他“也通过了最终测试,他是从三十个人里选出来的。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我们真的该换个选拔制度了。”Scott不在意的说“比如加一条[绝对不收Logan·Howlett]这种规定之类的。”

“Scott”Jean无奈的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她明白自己这位前任男友一旦固执起来连教授都拉不住,她只好塌下了肩,劝说道“他现在是你的搭档,更别说这次任务是直接朝Kingsman来的,这说明什么你很清楚,如果你不能完全信任他,只会为自己和他的安全加上完全不稳定的因素。那太危险了。”

“或许我该换个搭档。”Scott对着镜子整了整自己的衬衫领子,他们已经得到基本线索,Westchester被炸的废墟里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符号,Hank已经在所有能检索到的资料库里查找那个类似于希腊文字Phi的符号了,这代表着很快他们就能得到结果,他必须时刻准备着。

“你知道你不想。”Jean看着镜子里的他“你只是单纯的不爽他罢了。但要是让你把背后交给另外一个人,你肯定又要沉着脸色给我看了。不过我不介意你去问问Emma或者Warren,他们应该可以和你搭档。”

“我可以把背后交给你。”Scott转身盯着她,想也没想的说道。假装没有听到她最后一句话。

“你知道我出不了外勤。”Jean笑了,拍了拍Scott的脸“我出了外勤可就没人给你们安排合适的逃生线路了,你放心把这种工作交给别人吗?”

Scott皱着眉想了想,最终不甘心的承认Jean是对的。

都是Logan的错,他迈出军需部的时候这么想到,把所有的错误全部堆到了Logan的身上,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自己刚刚明明有机会更换搭档而完全忽视了的事实。

 +++++

“Scott!”Hank在作战室里叫出声“我想你得过来看一下,那个符号有结果了。”

他迈入作战室,瞥见Charles正皱着眉头盯着屏幕。这可有些少见,毕竟他这位导师很少因为什么事皱眉。

“怎么了?”他走到Charles轮椅后面,看向屏幕上的资料。

“这个符号……”Charles的手指敲了敲轮椅的扶手,然后才慢慢说道“让我想起了一位认识的人。”

Scott还没问下一句,只听到Hank的声音“这个符号最早出现是在公元3000年以前,在古埃及和希腊文献里频繁出现,后来就消失了。最近的一次出现,是在英国。”

“英国?”Logan从外面走进来,他的脖子上还是红着,透露出刚刚Scott下了死手的力道。他盯着屏幕,自然而然的站到了Scott身边“那不是亚瑟王的地盘?我们需要联系他们吗?”

亚瑟王是他们称呼英国总部的一贯代号。

“这恰恰就是问题。”Charles温和的声音响起“他们自从去年电磁风波之后只剩下了三个人,一个不能长期出外勤,而新任Galahad除了自己的手头任务,还要寻找上一任。剩下的那位要忙着训练新人,他们没有时间和人力帮我们调查这个案子了。”

“案子?”Scott听到了关键词,他们从不把任务叫做案子。

Hank调动了几张资料,屏幕上出现了好几张照片,一间普通的乡间小屋,奶油色的外墙和照顾的很好地花园,看上去和全世界的乡间小屋没有任何区别。硬要说的话,顶多能说能看得出这家女主人照顾花园很用心罢了。

“这是三天前的英国伯克郡一个叫做梅登黑德的小镇,这家的女主人——”Hank划出资料,屏幕上出现了一位棕发女性的照片,中年,大约四十到四十三岁,虽然不明显,但他们还是能看出这位女士曾进行过五到六次整容手术,原本的面部轮廓已经被完全改变了。“Ophelia Ramos,四十二岁,她的档案显示她1975年出生与英国伦敦。二十五岁的时候嫁给了Norman Davies,后来改名为Ophelia Davies。”

“Ramos?”Logan盯着屏幕上那女人的脸奇怪的问道“这可不是一个常见的英国姓。”

“这也是奇怪的一点。”Hank推了推眼镜,用钢笔点了点屏幕上的另一张照片,那是一个凶案现场,那位叫Ophelia的女士平躺在自家厨房里,面容平静,手交叠放在腹部,看上去就好像睡着了。但他们都知道人不会就这样在厨房的地板上睡着的,然后他放大了那张照片,示意他们看一边橱柜上一个黑色的痕迹。

那个痕迹原本看上去只是一个黑色的小点,放大了之后才能看出来是一个类似希腊文字的符号,下笔干脆利落,明显不会试乱涂乱画上去的。

和Westchester被炸后留在门口柱子上的一模一样。

“而最奇怪的就是这里了”Hank点了点那个符号“我已经检索个了,这是唯一一个有记载的同符号。”

“这位家庭主妇有什么特别的吗?”Scott靠上了身后立柜,手插在口袋里。这家伙和他的西装看上去就像是从杂志内页走出来的一样,Logan忍不住想。

“根据报道,周围邻居都说她是个很好的人,温和有礼。看不出有任何和别人结仇的可能性。”

“苏格兰场没有解决这个案子?”Scott的钢笔打了打手问道。

“遗憾的是,没有”Hank把整理的两份资料交到Scott和Logan的手上“没有任何入侵迹象,她浑身骨头都碎了,心脏被震碎成了25瓣。不管凶手是谁,他都是个技艺高超且可怕的人。”

“听上去有点意思。”Logan翻了翻手上的资料,然后注意到了奇怪的一点“她的父母也去世了?”

“是的,早逝。据说在她还没有嫁给她丈夫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Hank补充道。

“父母早逝,有一个完全不像英国人的姓氏”Scott看向屏幕上那位女士的照片“改变过面貌,被人用秘密且疯狂的手法杀死。Ophelia Ramos,你身上到底有些什么秘密呢?”

 +++++

Charles在送他们上飞机的时候显然有些担忧,他的表情沉重,自从发现那个符号后就一直是这样。

“总之。”Charles叮嘱他们“注意安全,孩子们。”

“诶”Logan摆了摆手,提起箱子就上了飞机“别这么叫我。”

Scott弯腰拥抱了自己的导师,Charles对于他来说就像父亲,他总是会这样和他道别。

“一切都要留意”Charles皱着眉“我觉得这次的对手很危险。你和Logan……必须相互照应。”

“我们会的。”Scott拍了拍他的背,示意他放心。“我们会把对方安全的带回来的。”

 +++++

他们抵达伦敦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七点,似乎是为了迎接他们,伦敦的太阳少有的露出了脸。他们在伦敦的安全屋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直接驱车赶往了梅登黑德。

“我还以为我们好歹能开辆阿斯顿马丁。”Logan坐在副驾驶上看着窗外的景色无聊的开口。“毕竟我们在英国。”

Scott看了眼里程表,没有理他。

“啊哦”Logan装出一副刚想起来的样子“我想起来了,你不喜欢James Bond。”

“闭上你的嘴,Logan”Scott耐着心,但微微皱起的眉头还是透露出他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Alright”Logan努努嘴,把注意力放到窗外飞逝而过的树影,但还没沉默一分钟,车身的一个颠簸就打断了这种安静,他挑起半边眉毛不屑一顾地冲身边的人又开口了“你管这叫开车?”

所以最后在到达那栋乳白色乡间小屋时,Scott一个漂移把Logan的脸狠狠甩到了玻璃窗上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至于他在几个小时前答应Charles的话?让它见鬼去吧。

 

5.

乳白色的屋子被警戒条圈了起来,两三辆警车停在车道上,显然是还在调查。

“怎么回事。”Logan揉着下巴从车上下来,看着眼前的场景问身边的Scott。他的西装已经被他丢在了伦敦安全屋,此刻他穿着皮夹克和牛仔裤,头发因为长途旅行而乱糟糟的堆在头顶和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三件套整齐到一丝褶皱都没有的Scott完全不是一个画风。

要不是他的确是坐在Scott的副驾驶上一路过来的,他真的要怀疑他是不是在车上偷偷熨过自己的西服了。

“显然苏格兰场也意识到自己工作失职了。”Scott靠近警戒条,掀开条幅就走了进去。

有个灰白色头发的警探从屋子里冒出头“Hey,这位先生,这里是犯罪——”

“Kingsman美国分部。”Scott掏出证件,微笑在他脸上显得无懈可击。“今早我们已经通过电话,您是Greg Lestrade 探长是吗?”

“啊,美国人”Lestrade点了点头,带着他们进屋“我还以为你们Kingsman都是穿西装的呢。”他看了一眼Scott身边的Logan,显然对他全身典型的美国式穿着颇有微词。

“他是个……意外”Scott瞥了一眼Logan,然后强调道“意外。

“这个房子是个密室。”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不知道为什么Lestrade像是早已习惯他们这种相处模式,他视而不见然后直接了当的和他们谈起了案情。“我们之前并没有得到什么线索,所以——”

“我都说了这个房子不是个密室!”一个高亢的男声打断了Lestrade的话,“凶手是从他们的花园进来的!”

一个金棕色头发的矮个子男人从主厅门口探出了头,示意他们往这边走,然后他冲房子里责备地大喊道“Sherlock!”

Scott和Logan对望了一眼,已经明白了是谁在这间屋子里。

他们走进客厅,一个高个子的黑发男人正在那里不停的嗅着柜子,嘴里还一边念念有词“不是这个,嗯……这个也不是。”

Logan的眉毛高高的挑了起来,就和他第一次看到Hank能一边倒立着一边背出Kingsman发展历史时的表情一样。

Scott的嘴角却勾了起来,然后开口叫到“Sherlock。”

他叫Sherlock的时候似乎也受到了这个极具英国特点的名字的影响,是浓重的英音,而Logan忽然发现他说英音竟然听上去……辣极了。

他忍不住抖了抖把脑子里那些念头抖出去。

被叫做Sherlock的男人抬起了头,他愣了一秒接着不可理喻似的开口了“哦,当然是你。”

“不说声想我了吗?”Scott歪了头,看着这个穿着风衣的男人。“三年不见了。”

“一见到你就说明这件事已经不是我能管的事了。”Sherlock快速的说道,英音加上过快的语速让Logan觉得有些头大。他忍不住想念自己烟盒里的雪茄了,而英国这个见鬼的国家是禁烟的。他几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Sherlock瞥了Logan一眼,嘴上还是不停“如果你觉得我这样会开心的话,那你这种垃圾般的洞察力还是尽早从Kingsman退休吧。”

Scott无奈的笑了笑“Nice To Meet You Too。”

Logan觉得目前这种老友相见的情况自己的存在感似乎微乎其微,他瞥了一眼Scott然后问道“你……你刚刚说凶手是从花园进来的?”

“当然”Sherlock似乎对终于有人把话题说到了正题上很满意,他在厨房里转了一圈,眼珠子也转个不停。“窗台上有后院种的苜蓿草的味道,虽然已经被擦试过而且喷过了百洁剂,但是苜蓿草的味道还是存在,别跟我说花园里没有任何脚印了,Lestrade!”他看向刚开口准备说话的探长“我说了他是通过拉索跃过了后院!别问我为什么一个凶手要跃过花园,这是你们应该查的事,可能他该死的是个场面人之类的。”

“厨房的地上也有苜蓿草的味道,橱柜上也有,”Sherlock指了指“这说明凶手的裤子或者鞋边一定是不小心擦过了苜蓿草从,他们一定是在厨房里打了一架,因为这里所有东西都被移动然后又摆回了原位,那家伙做的不错,要不是把盐放到了右边我一定也发现不了这些。哦,这说明当时情况很紧急,他没有办法做到完美了。他们一定是——”

“你说他们在这里打了一架?”Scott打断Sherlock,他明白他要是继续说下去没人能让他停下来了。“我以为Ophelia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

Logan奇怪的看了Scott一眼,因为他们都知道Ophelia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Scott却故意这么说,明显另有原因。

John和Lestrade对望了一眼,决定沉默着等着Sherlock和这个他们不认识西装男说完,不然那个心理年龄绝对只有三岁的侦探一定会把气都发在他们身上。

Sherlock瞪着Scott,然后像是生气了似的说道“Nice Try,你明明知道那女人不是一个普通人。”接着他沉默了,仿佛是在到底是和Scott斗下去死也不上套还是说出来之间纠结,接着他猛地叹了一口气,还是说道“她整容了五次,改变了她的脸,伟大的Cyclops,你明明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她不可能是一个普通人,她一定有秘密,这个秘密需要她改变面貌隐姓埋名她一定是在逃避某些人,就和你们这种——哦”

他突然顿住了,仿佛明白了什么,然后他和Scott对视了一眼,看到后者眼睛里都带上了笑知道Scott也明白了过来。

他忽然一下觉得很生气,这个男人每次都用这种方法逼自己帮他破案。三年前也是这样,他忍不住想掰回一局,接着他把眼神投向了Scott身边的Logan。

接着他笑了起来“Whoa,看看谁带了个新学徒。”

“Sherlock”Scott威胁着开口“停下。”

Sherlock像是很乐意看到Scott这个表情,他眨了眨眼“这是第几个想睡你的学徒了?让我算算?第十个?”

“他不是——”

“谁想睡他了——”两个男人声音一起响起,Logan皱着眉盯着这位闻名世界的咨询侦探。

Sherlock耸了耸肩,一副得逞的样子表示答案显然我们都知道,然后他又开口了“他的脚尖自始至终都朝着你,但他的打扮和他手背上的茧显示他曾经是一名拳击手,再加上他的表情,他显然不会是在陌生场合会下意识亲近熟悉人的那种人,他就是一直注意着你而已,而这显然你们两个都没有意识到。”

“Sherlock。”Scott再次叫到,希望侦探能自己停下来。

而Logan则从刚刚开始就是一副【卧槽你在说啥在说我吗】的表情。

“哦,Scott,你的洞察力比三年前可下降了不少。”Sherlock不依不饶“你看看他刚刚看到我们打招呼的那个表情,还有微微蜷起的手指,他刚刚想打我了,就算没有想打也有很大的敌意,他显然不想要你靠近除了他之外的另一个男人。”

“Sherlock,我想你该停下来。”John瞥了一眼站在一边的Logan和Scott。

“而他的吞咽速度,在从门口到这里的一路上,在每次你走在他前面的时候都会比平常的速频率多上百分之五十。别问我怎么知道,你们每个人的呼吸声都吵的我要烦死了。啊,还有你刚刚叫我名字的时候,你察觉到他的心跳声比平常快了吗?我想他喜欢听你说英音,当然,如果他有心率不齐的毛病的话这样很正常,可是他没有任何疾病。对了,还有你的西装,你知不知道你的屁股——”

“闭嘴!”Scott大声打断了他,他深吸了口气,拒绝去想刚刚Sherlock说的任何一个字。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把自己的情绪控制回正常范围,然后他朝隔着一个橱柜冲他洋洋得意的侦探道“你赢了。”

“Always”Sherlock开心的笑了起来。然后他说道“走吧John。”

Sherlock兴高采烈地瞥了他们一眼,转身去到门廊带上了他的猎鹿帽。

“我们这就走了?”那个金发的小个子男人显然还在状况外,不明白为什么话题转换的如此之快,不过他显然已经习惯了,他快步跟上Sherlock的脚步“我还以为……你要再调查一会?”

“已经调查的够清楚了”Sherlock打开门走了出去,末了还朝Scott眨了眨眼说再见。接着他大踏步的远去了“这不是我们需要插手的事情。告诉Mycroft ,这事有人管了。

“你别告诉我这家伙是你朋友。”Logan还是站在厨房里,显然对刚刚的一切还在状况外“他一直都是这样吗?”

“Sherlock很乖张”Scott将刚刚Sherlock说出的信息传送回了Kingsman“但他是个好人。”

“当然”Logan瞥了这个干净整洁的厨房一眼,想着刚刚那个侦探说的话“不然我早就打爆他的头了。”

“哦,你不会想这样的。”Scott也扫了一眼厨房,然后找到了那个希腊字母“他的两个兄弟没一个是好惹的。”

Logan耸了耸肩,不置可否,看着Scott蹲下来,把那一块图案扫描下来传送回了Kingsman,接着他掏出了小刀,准备把那一块墙皮割下来带回去。

他的西装绷紧了,脊梁骨弯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屁股被西装裤紧紧的包裹着让人忍不住肖想那布料底下一定有块优美滑腻的皮肤。

Logan下意识的吞咽了一下,血液朝着某个部位悄悄聚集过去。

他转过身,假装自己没有任何异样,去搜寻这所房子的其他角落了。

——————————TBC————————————

才发现随缘这篇的回复居然只有2条?????excuse me???

非常受伤了……为什么我自己超喜欢的AU感觉大家都不太喜欢……就很伤心了……

sad

 
评论(3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