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声名狼藉 6(kingsmanAU)

前情:

“已经调查的够清楚了”Sherlock打开门走了出去,末了还朝Scott眨了眨眼说再见。接着他大踏步的远去了“这不是我们需要插手的事情。告诉Mycroft ,这事有人管了。

“你别告诉我这家伙是你朋友。”Logan还是站在厨房里,显然对刚刚的一切还在状况外“他一直都是这样吗?”

“Sherlock很乖张”Scott将刚刚Sherlock说出的信息传送回了Kingsman“但他是个好人。”

“当然”Logan瞥了这个干净整洁的厨房一眼,想着刚刚那个侦探说的话“不然我早就打爆他的头了。”

“哦,你不会想这样的。”Scott也扫了一眼厨房,然后找到了那个希腊字母“他的两个兄弟没一个是好惹的。”

Logan耸了耸肩,不置可否,看着Scott蹲下来,把那一块图案扫描下来传送回了Kingsman,接着他掏出了小刀,准备把那一块墙皮割下来带回去。

他的西装绷紧了,脊梁骨弯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屁股被西装裤紧紧的包裹着让人忍不住肖想那布料底下一定有块优美滑腻的皮肤。

Logan下意识的吞咽了一下,血液朝着某个部位悄悄聚集过去。

他转过身,假装自己没有任何异样,去搜寻这所房子的其他角落了。

 =========================================

写在前面的话:大量crossover注意。

6

他们在房子里发现的东西不少,Ophelia的丈夫和女儿还在警察局,所以他们也就‘大胆’的多查看了一些地方。

事实证明,这位名叫Ophelia 的女人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家庭主妇。他们的卧室的衣柜后面藏着一个小密室,是Logan发现的。直觉告诉他作为一个衣柜来说,Ophelia拥有的那个太薄了,薄到有些奇怪。

接着他不顾Scott的反对把那位主妇的衣柜里的衣服都扔了出来,然后拆掉了背板。

在他翻到一半的时候Scott就看出不对了,但他还是靠在一边的柜子上没有说话,牛津鞋下踩着那位主妇用来锻炼的瑜伽球,看上去一副慵懒的样子。只等到Logan拆掉背板的那瞬间,才轻轻滚了滚那个瑜伽球,然后狠狠的踢向了Logan。

Logan被踢中了后背,猛地跌倒在了那堆衣服上,就在那瞬间,背板移开,光线照进那个密室,空气中转来机枪上膛的声音,电光火石之间就打光了一排子弹。Logan察觉头顶有子弹蹭蹭蹭的飞过去,他趴在Ophelia那堆衣服上,震惊的朝依然靠在一边一脸【你真悲哀】的Scott看去。

他缩着头,头顶机枪射出的子弹直直的打进墙壁,在一片枪声中朝Scott怒吼:“提醒我一下会死吗?”

Scott眨了眨眼,带着那副红框眼镜显得混蛋极了——当然,在Logan的视角看来是这样,旁人看起来他还是礼貌帅气迷倒众生的———他眨了眨他的蓝眼睛,无辜的说道“我提醒你了。”

他指了指那个瑜伽球。

这时那机枪终于消停了下来,Logan从衣服堆上爬起来,恨恨的瞪着Scott,看后者完全无视了他,走进了那间密室。

“哦”Scott打开了灯,Ophelia显然没有做太多防卫措施,大概是太多年的太平生活让她松懈了。他环视了房间一圈,然后带着很有兴趣的语调说:“看来我们碰上前辈了。”

“什么前辈?”Logan不明所以的跟了进来,然后他明白了。房间的角落里挂着一件西装,袖扣上小小的K昭示着这位看似普通的主妇的身份——她是一位前Kingsman特工。

更别说这间房子里还放着不少Logan熟悉的道具,桌上那只镀金了的钢笔,收纳盒里那个嵌着蓝宝石的打火机,等等等等,这个房间里的许多小东西都在告诉他们这一点、

“Kingsman的特工为什么会在这里?”Logan两只手夹起那个打火机然后上下丢着玩。“我以为你们退休之后应该上交所有装备,被安排在一个养老院里每天下棋。”

“是我们,你别忘了你也是个Kingsman”Scott纠正他,然后翻了翻桌子上的日记本和资料夹“打火机上镶的蓝宝石,她是美国分部的人。”

“或许我们该问问Charles认不认识她。”Logan扫视着房间,他的大脑里正在自动记录所有细节。哪怕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们看上去像是一个时代的人。”

“已经传送回去了。”Scott显然在资料夹里找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东西,他的眉毛皱了起来“这里面有个东西——菲尔德密件。”

“菲尔德密件?”Logan凑了过去,觉得这词有些熟悉,然后他想起来了“那不是只存在与传说中的那东西吗?”

菲尔德密件,这是全球特工都知道的东西,它是一系列的秘密文件,包含着这个世界最混乱最黑暗的秘密,还有那些各个国家的权贵们的秘密。那是一把一旦拥有就无敌的武器,因为你能用里面的文件操控被那个文件抓到把柄的人,而据传言,那文件里有名字的权贵光美国就有四十一个,从政界到商界都有涉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而这些弱点被别有用心的人抓住时,你自然只能听从别人。

没有人知道这个密件是怎么来的,事实上,它是不是真的存在也没人知道,但是他在特工界被传说了这么多年,让人也没法确定的说它不存在。

而现在Ophelia的资料袋里,就这么写着这个名词——菲尔德密件。

“她为什么会写下这个词……”Scott往后翻了好几页,想找到原因,可是后面的页数空空如也,什么解释都没给他。

“或许她察觉自己要死了,”Logan推测“想找到这个东西保命。”

Scott皱着眉,看了一眼时间,意识到Ophelia的丈夫和女儿要回来了。他环视了一圈,让眼镜把这个密室的一切都传送回了美国总部。

 ++++++

他们回到伦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伦敦又下起了雨。安全屋里温暖干燥。所以他们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进门了。

Logan盯着走在他前面的Scott,雨水沾湿了他的西装衣角,头发也因为雨水的润泽不再是那么的整齐——当然,严格来说,它还是整整齐齐的梳着的——Logan的意思是,它们看上去……有点人气了。

不再像是杂志内页没有生气的男模,此刻的Scott更像他本身年龄应该有的样子。

他的眼神瞟过Scott的发梢,然后又沿着那弧线滑到他的后颈。然后不由自主的想到,他的这位导师,看上去真他妈的好吃。

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想法的?大约是Logan刚同意进Kingsman的那段时间,——在那之前,因为不熟悉,他对Scott的感觉仅仅是【打扮的很精致却武力惊人的小屁孩。】在他们两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可还叫过Scott Kid呢。

直到某一天,那是训练刚开始一个月还是半个月的时候,他们那群被选进来的新人还在Westchester的草坪上做负重训练的时候——他们每人被要求背负50kg的重量做一千个俯卧撑,这对Logan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但他还是质疑身为一个特工需要这样训练吗的时候。

他们那个金发碧眼的辣妹训练员——看上去完全弱不禁风(只是Logan这样认为,其他学员都怕死她了。)更应该出现在好莱坞或者是夜店灯光下的Emma Frost,向他灿烂的笑了笑,然后背负起70kg的重量,在十五分钟内完成了一千个俯卧撑,单手。

“这的确不太像我们该做的事”Emma将身上的重量袋甩在了一边的沙坑里,哪怕这样高度的运动之后,汗流浃背也不掩她的美丽。她左右摆了摆头,放松了自己的肌肉“但是不光是头脑,和敌人当面交锋时,力量的作用也很重要。如果以后想活着从任务里回来的话,你们现在就得开始做。”

“但是”Logan反驳道“当对方更有技巧的时候,力量并不会起决定性的作用。”

“你说的没错,”Emma挑起了眉“但是————”

Scott就在这时出现了,他似乎是刚从外面回来,机车发出轰鸣的声音甩过Westchester的大门,然后在地上刮出一道黑色的轮胎印,猛地停在了训练场边上,他不像以往穿着西装,只是穿着黑色的皮夹克和牛仔裤,带着墨镜。要不是头发依然梳的整齐,Logan会怀疑他是Scott还在读大学的孪生兄弟。

Emma的眼睛转了转,饶有兴趣的说道“我想这里有一个更好的例子。”

接着Scott就被Emma强行拖了过来要求Logan和他打一架。

“Are You Kidding Me?”Logan知道Scott的能耐,但依然不愿意出手,他对这个孩子总是抱着一些……不能说是看轻或者蔑视,而是类似于无法下手的感情。

Scott却显然把这句话理解成为看轻了。他知道Logan总是一副好像他比自己大就比他懂很多的样子,他的怒火一下被挑了起来,他抱着双臂看着Logan“It Must Just Burn You Up That a Boy Like Me Save Your Life,Huh?*1”

Logan虽然不愿和他打,但是吵架还是很乐意的,他挑了挑眉“酒馆那次可不能算是你救了我。”

话音刚落,Scott就踩过训练场边的石柱直直跃到了Logan近前,曲肘成拳直接打向Logan的脖颈。他忍不住在心里想今天没有穿西装真是个好决定,他才不想为Logan这种人弄脏西装。

Logan右躲闪开,抓住Scott的右手把他猛地摔到了地上。

两人的距离忽然拉近。Logan得意洋洋的You See还没出口,就感觉Scott在他手下猝然而起,像是一条灵活的鱼,整个人翻上了他的背。他的膝盖顶住了Logan的后颈,重力导致Logan的脸狠狠的砸向了地面,Logan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后腰也被Scott粗暴的摁住了,他整个人被死死的钉在了地面上。

接着他的导师一把摘下来自己的墨镜,蓝眼睛在阳光里就像宝石。他低头凑近了Logan的脸,一脸愉快的看着还在喘着粗气的Logan说道“You See?”

Logan必须得承认,在那个几乎可以算上他人生最丢脸的十个时刻第一名的场景发生的时候,他却非常没骨气的注意到了Scott的脸。

运动过后微微发红的脸颊,因为兴奋而微微发亮的蓝眼睛,休息时间没有用太多发胶的棕发散着,喘气声逼近然后又突然远离。

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刻,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这位导师真的相当辣,Incredible Hot。

所以后来用来骚扰Scott的名句【今天想好要在上面了吗】也应运而生。

而两个多月后的此刻,看着他的导师满身湿润水汽走在自己前面的Logan再次后知后觉的产生了一种想法,如果他们两个滚个床单会怎么样?

这个想法出现的立刻就被Logan狠狠的用摇头否决了,他被自己吓到了,愣在了门廊里,心想去你妈的Logan Howlett,你的性取向一直都是大胸温柔强悍御姐,是Jean,是Emma,不是Scott!不是你的导师!你满脑子都在想些什么啊!

Scott显然被他的动静吸引了注意力,他在厨房前奇怪的转过头“你在发什么疯?”

Logan瞪着他,把自己脑袋里产生的想法全算做了Scott的错。但他显然不会说出来,只是瞪了Scott一眼就把自己扔回了房间。

Scott在厨房前莫名其妙地眨了眨眼。然后他看了一眼空无一物的厨房,决定亲自去个超市。

别怀疑,特工也是需要逛超市的。

不同于其他Kingsman每次出门都是衣冠革履的去最高级的餐厅,Scott去别的国家做任务,总是自己做食物的。

好在安全屋附近就有Tesco,但在满商场穿着随意的顾客里,他一个三件套整齐的人还是有些吸人眼球。

他逛到生鲜食品区,还在想给自己随便弄个意面还是干脆可怜Logan也给他搞个牛排的时候,忽然听到身边好听的英音传来——

“我推荐你买瓶Le Pin当佐餐酒”蓝眼睛的特工靠着酒柜,西装好看到连口袋巾都非常入Scott的眼“因为如果你决定要买这种方便牛排的话,总得买点别的让自己心情好起来。”

“James Bond”Scott了然的笑着,转身拿了一瓶Le Pin放进购物车。“我还在想你要什么时候才能出场。”

“你们Kingsman飞了一整个大洋过来。”被业内称为007的男人笑的有礼而又帅气“我总得来看看。”

“放心”Scott满意与终于有另一个穿西装的人来平分自己的关注度了,他推着购物车沿着货架继续走“我们不是来搞事的。”

“听说Westchester被炸了?”007自然的走到了他身边和他并肩前行。

Scott的眼睛扫视着货架上的商品“看来不用我们宣传了。”

“你们去过梅登黑德了?”英国特工直言不讳。

“当然。”Scott没问他怎么知道,毕竟英国国土,很难有什么事军情六处不知道。

Bond在他旁边赞赏的挑了挑眉“查到什么有意思的了吗?”

Scott微笑着说道“不如你来告诉我?今天军情六处估计就已经把Ophelia查了个底朝天了吧?”

“Well”Bond顿了顿,替Scott拿过货架上的一瓶调味料递给了他“毕竟她是你们的人。”

Ophelia就是前Kingsman特工,今天回伦敦的车上Jean已经告诉他们了,她和教授还是认识的,只是25岁那年忽然就消失了,没有任何联系,如今故人被找到却只剩尸体,教授的担忧可想而知。

Scott笑了笑,对Bond说的话的态度显然是不置可否。他看着蓝眼睛的英国特工,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调味料“所以你出现是有什么原因吗?”

“我就不能单纯来看看你?”Bond一脸无辜,低哑的声音像砂纸,再加上好听的英音,仿佛能磨起人灵魂深处的颤栗。

“No”Scott了然的说:“你不会是这样的人的。”

“这太伤人心了。”Bond也不反驳,他甚至连伪装的意思都没有,那张扑克脸依然清淡,明明说着看似可怜的话,却让人觉得他离自己千里远。

“让我们明说了吧”Scott侧过身看着身边的007“军情六处想要什么?”

“这次可是你猜错了,My Dear Cyclops”007抬手帮Scott正了正衬衫领子,两人的距离在此刻显得有些过于近了,可他们谁也没有意识到。“我是来给你东西的。”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冷冷的男声从两人身后传来。

他们转过身,看到了头发还湿漉漉的Logan,他风尘仆仆,显然刚赶到超市。

他在安全屋里听到Jean说Scott在超市遇到了James Bond,急匆匆的赶过来之后却只看到两位西装革履的特工在货架前互相整理衣领。

是怎样,他是再来晚一点他们就要在这里搞起来了是不是。

“哦”Bond饶有兴趣的看了Scott一眼“这就是传说中你那位新学徒?”

Scott懒得去想Logan明明才当了他学徒不到一个月怎么全世界的人就都知道了。他只是伸了伸手“Logan,这是James。James,这是Logan。”

James?看他叫的多好听。都和Jean叫的一样了,所以和Jean一样,他们是也睡过吗?

Logan的眉毛深深的皱了起来,他潜意识的对面前的007充满敌意。但他还没来得及说任何话。就听到那位英国特工开口了“看样子你们都没吃晚餐?请不要介意我尽地主之谊。”

哦用他那口绕老绕去的英音说请吃晚餐,听上去多道貌岸然啊。Logan瞪着他,谁要和他吃晚餐啊,难道不晓得业内有传闻只要和007吃过晚餐就——

“乐意之至。”Scott笑着回答。

(logan:???)

 ++++++

事情和Logan想的有些不一样。

此刻的他们坐在高级餐厅里,那是一个类似与展览馆的餐厅,顾客在挂满名画的餐厅里吃饭,在等餐时可以自由下桌去参观挂在四周的画。

Logan讨厌这个餐厅,就和他讨厌007一样。吃饭的地方就该好好摆个桌子吃饭,挂这么多画做什么。

Logan总是下意识的觉得Scott应该很讨厌007,毕竟对方也是业内天天上头条的特工,魅力和业务能力都是好得不行,他总觉得Scott应该因为各种各样的危机感而讨厌他。

这不应该是定律吗?一个狮群里同样优秀的两只狮子总要争出个高下才行。就和他讨厌Scott一样,Scott也理所当然的要讨厌James Bond才对。

可是此刻这两位特工却在他面前和对方谈天说地,压根看不出任何敌对情绪。

他皱了眉,下意识的觉得不耐烦起来。

这是雄性在潜意识觉得自己领地被侵犯时特有的情绪,虽然此刻的Logan压根没有意识到。但他的确因为此刻正在他不远处欣赏一副来自于谁谁谁的画的两位特工——他刚刚没听清楚服务员的介绍,他也不想听清楚——007站的实在是离Scott有些太近了,而开始非常不爽起来。

他是说,这家伙好歹是Mi6的人,Scott怎么可以这样轻易的就答应和他共进晚餐?万一这家伙是来套情报的怎么办?他不知道和James Bond共进晚餐就代表着你吃完之就要和全球最辣特工滚床单了吗?这是业界的定律他不知道吗?难道他想和James Bond滚床单吗!

想到这,Logan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然后想也没想的一把拉过Scott的手肘,力道之大都使得Scott的西装起了褶。

在交谈的两个人都停了下来,奇怪的看着他。

“我们……”Logan看着两双蓝眼睛“我们还是在餐桌边等着上餐比较好。”

Scott不明所以的皱了皱眉,还是回答道“好吧。”

007转了转眼睛,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两,觉得这顿晚餐大概会非常有趣。

————————————TBC——————————

1:此处台词来源与X战警1,logan和jean在说话然后scott出现的那里。

写在后面的话:那个【和007吃晚餐就要和他滚床单】那个,纯粹是我的瞎编,并不代表007个人形象,我爱詹姆斯邦德,我爱丹叔,文中所谓传言只是因为需要而攒写【。】希望不会伤害到喜欢007的小天使的情绪。

不管怎么样,他是我心中最棒的特工√

 
评论(10)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