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The Rose 9-11(美女与野兽AU)

前情:

Logan俯身把Scott从床上抱起来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时候,他还是小声的说了句对不起,声音小小的却坚定,还没等Scott回答,又继续说“原谅我有时候克制不住的坏脾气。”

Scott勾着嘴角在Logan的肩膀上坐稳了,借着有力的地理优势,他的手轻轻拍了拍Logan的头。

“没关系。”Scott这么说道。

 

Charles刚准备欣慰的笑着想养了这么多年终于养大了的时候,就只见Logan眨了眨眼,坏笑着再一次握紧了Scott的腰——接着他再一次从窗口跃了出去。

Scott的大吼声在城堡外猛然响起“Are You Kidding Me??!我他妈收回刚刚那句话!”

Charles叹了口气,任重道远啊……

 =====================================

9

硬要说的话,其实当个囚犯好像也不是很坏。

别误会,这不是什么斯德哥尔摩情节,Scott可以肯定,他只是——他并不是那么思念父亲,在他们家乡,孩子长到十七八岁,原本就应该娶妻生子搬出家住了。家里的房子他已经修缮好了,接下来的雨季父亲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城堡里虽然没有人——他是说除了那群会说话的家具和一匹会直立行走会说话的狼以外——但他在这里过得和在家里没有什么区别,还有成堆成堆的书看,他不知道那些书是哪儿来得,他只知道每天早晨Logan都会抱着一大摞书敲开他的房门,然后把那些书扔到房间里的沙发上。那些书堆得高高的,让Logan连路都要看不清。他会抱怨一两句比如‘你看书看的太快了’,可第二天还是准时敲开他的门。

但Scott毕竟还在养伤,自己搬书怎么都不方便不是。

王国的雨季彻底到来了,天总是阴阴的,雷声和闪电交错着,雨水多的像是世界上所有的大河大洋的水都被倾倒了下来。

而这时候他们家就会在房间里烧起旺盛暖和的壁炉,火照得房间里的空气温暖干燥。Logan会窝在扶手椅里听Scott念诗,那些拗口的十四行诗,Logan还是人的时候就不喜欢他们。但那些难懂晦涩的词句被Scott念出来后总会显得动听了许多,低沉悦耳的声音总是会让窝在扶手椅里的Logan昏昏欲睡。

他从不在别人面前睡觉,哪怕Charles面前也不会。野兽的警觉和易怒总是让他处于高度戒备状态,睡眠总是短暂而有效。可是当他和Scott窝在温暖舒适的房间的时候,他总是特别容易陷入睡眠,而往往要等到第二天早上,Scott拉开窗帘他才知道自己睡着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魔法?”Logan不解的问,他盯着壁炉里红色的火苗好一回,又转头盯住了在四柱床上坐着读诗的年轻人。

“……Die to themselves. Sweet roses do not so……*1”Scott放下手里的书,他的诗才读到一半,而Logan已经问了第三遍“你是不是有魔法了?”

他无奈的合上,觉得这情形有些像他哄邻居那个叫Gina的小姑娘一样,他耐心的回答“不,Logan,我没有魔法。”

Logan像是很失望,往扶手椅深处窝了窝“我想听第十八首。”

Scott躺回了床,柔软的枕头拥着他。他翻开书页,找到那首诗然后开始读了起来。

城堡里安静而又平和,只剩下他的声音在幽静的石壁间回响。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

……*2”

当他读完,窝在扶手椅里昏昏欲睡的logan含糊的说了一句“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3”

Scott在床上笑了起来,他看着那匹狼,温暖的火光照着他让他觉得温暖惬意,他懒懒的回答“……是的,我想你可以。”

Logan陷入沉沉梦境。

时光轻缓流动,夜悄悄来临。 

 

备注:1:节选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54:O, How Much More Doth Beauty Beauteous Seem

2:节选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18首节选的几句的意思是:
我是否可以把你比喻成夏天?
虽然你比夏天更可爱更温和。……
没有芳艳不终于凋残或消毁。
但是你的长夏永远不会凋落,
你所拥有的美貌也不会消失,
死神终难夸口你游荡于死荫,
当你在不朽的诗里与时同长。
只要一天有人类,或人有眼睛,
这诗将长存,并且赐给你生命。

3:来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18:我能否将你比作夏天。

 

10

在城堡待的时间久了,Scott发现Logan是个特别矛盾的人。

他身上兼具着孩童的幼稚和一种老成的成熟。

成熟很好理解,在他和Erik说话时,在他命令Rogue不能再靠近火炉时,在他眯着眼睡觉时。他都像是一个王者,一匹头狼,慵懒,却让人无法忽视。有着让所有哺乳动物都会想下意识避开的威慑力。

而幼稚则往往体现在他和Scott相处的时候。他会在偶尔停雨的间隙,把Scott扛上肩膀就跳出塔楼,然后一边听着Scott气急败坏的声音一边哈哈大笑。就好像很喜欢看到Scott气不打一处来的样子。也会在偶尔搬书进房间的时候,猛地撒手让所有书都堆到Scott床上,然后他就会瘫在地板上,重重的头颅往床上一放,粗重的呼吸吹起Scott床上挂着的流苏坠。

这种奇妙的矛盾感让Scott有些欲罢不能,他开始喜欢盯着Logan看起来,看他被自己怼的哑口无言然后皱着眉说“你信不信我明天就把你赶出城堡。”然后没三秒又忘了窝在扶手椅里乖乖听他读诗。看他皱着一张脸叮嘱那些家具绝不能迈出城堡免得被鬓狗撕的粉碎,一转头看到自己盯着他,就奇怪的没好气的说“你也需要我叮嘱一遍吗?”

城堡外面的森林里,聚集的鬓狗已经越来越多,雨季减少了它们的捕猎机会,它们饿的眼睛都红了。

Scott的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下床走路已经没有问题了,可是Logan还是动不动就喜欢把他扔上肩膀。他是这么说的“你走路走的太慢了。”

“并不是每个人类都能靠往前跳跃来赶路”Scott坐在他肩膀上翻了个白眼。“而且我们现在也没有急事。”

“要吃晚餐。”Logan想也没想的说道。

“我们可以慢慢走下去。反正我现在也不饿。”Scott耸耸肩。

Logan扭转了头认真想了想,然后朝厨房大喊道“Scott说他现在不饿,我们可以不做他的晚餐了。”

“去你的,Logan”Scott已经习惯了他这样,也明白厨房并不会搭理他们这位王子的玩笑。

Logan一脸【试试总没坏处】抓着他的腰就跃下了楼梯。

经历过又一次急速跳跃的Scott一脸已经看淡世界的冷漠,朝着Logan说道“听到我上一句话了吗?Screw You,Logan。”

Logan得意的摆了摆头,一脸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呢?

 

Scott深呼吸了一口气,决定收回上一章开头时说过的那句话。

 

11

这天上午,下了快一个月的雨终于停了下来,天空甚至没那么阴了。

Scott走出城堡大门,外面刮着风,夹杂这细小的雨滴,但是比起前段时间的瓢泼大雨,这简直是圣诞节了。不过说到圣诞节,圣诞节的确也要到了。

已经是十一月了,Scott来城堡转眼已经快两个月。他呼吸着新鲜空气,想去看看花园里的玫瑰花。

他的视力不太好,而眼镜早在进来的那天就被Logan摔坏了,太远的距离加上不太亮的天色,花园在他看来就是各种颜色的混成了一片。他还没下第一阶楼梯,就感觉身子猛地腾空,然后他就被放到了他常在的位置——Logan的肩膀上。

“我可以自己走”Scott不满的在他的肩膀上动了动。

Logan的表情沉重而又严肃“雨季太长了,花园里可能会有误闯进来的鬓狗。如果你想被它们咬碎,可以自己走。”

“只要你给我把剑”Scott闻言不再动弹,但还是嘴硬着“我没问题。”

“我知道你没有问题。”Logan说,他伸出了右手,一个多月前被Scott的断剑刺伤的手掌心已经结了疤。“我可没忘记你有多厉害。”

他放下手,看着城堡砖墙外的森林,表情担忧“但是今年的旱季只有5个月,9月是鬓狗们产崽的时候,正好撞上了雨季,他们这会估计都饿疯了。”

Scott知道饿疯了的鬓狗有多可怕,他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希望Stark公爵能保卫好城镇。

他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奇怪的问“那你为什么不阻止我出门,现在看起来,城堡里面会比较安全。”

“它们还没饿到敢进城堡的地步。”Logan的爪子张了张又合拢,Scott想也想得到那双爪子曾经给过想闯进城堡的鬓狗怎样的惩罚。Logan扶了扶肩上的他“外面的确不太安全,但我怕你在城堡里太无聊了。”

Scott笑了起来,笑的Logan都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他没好气的推了一把Scott,把他往自己肩膀里面推进了些“不准笑了。”

Scott从善如流的拍了拍他的后脑勺“谢谢。”

花园里的玫瑰花依然开得很好,事实上,这是Scott见过开得最好的玫瑰花了,诡异的是,他们这样开了两个多月了,也不见一点要败落的样子。

“它们不会凋谢。”Logan见他疑惑,向他解释。“他们就停留在我八岁的样子了。”

“这么多年了一直是这样?”

“这么多年一直是这样。”

Scott忍不住伸手碰了碰那些从未凋谢过的玫瑰,各色的玫瑰藤蔓缠绕在一起,花瓣鲜美充满生机,和他身后那座没有人类的城堡截然不同。

他忍不住皱了眉“这实在是……太残忍了。”

Logan勾了勾嘴角,没有回答。

就在这个时候,花园冰冷的空气中传来了一声微弱的呜咽声,听上去像是什么动物受了伤。

Logan忽然一下暴躁起来,他伸出了爪子,闪到了Scott身前。脊背拱起来,从喉咙里压出威胁的嘶吼声,朝着某个方向低吼着。

Scott也紧张起来,他盯着那个方向。城堡那里的围墙坍出了一个小洞,虽然人是难爬进来的,但是鬓狗之类的如果要进来还是绰绰有余的。

那里的枯草颤动着,有什么动物正在匍匐前进。

Logan的眉毛紧紧皱了起来,他朝着前方的空气怒吼了一声,爪子在地上擦出猛烈的响声。

就在那瞬间,那草动了动,一只动物露出了半个头。它只露出了半个头,虽然Logan已经整个挡在了Scott前面,尖牙伸了出来,下一秒就要咬断那东西的脖颈。

Scott察觉到有些什么不对,那匹狼——他现在看清楚了那是一匹狼,他是说真的狼,不像Logan这种。它是一只真的四脚着地的狼。

它没有任何攻击性,因为它看上去就像是趴在地上的。

Scott伸手拉住了眼看着就要冲上去的Logan,他在分辨动物的攻击性方面有自己的一套,一开始他也是这样看出Logan并不会伤害他的。这匹狼趴在地上,奄奄一息,显然已经失去了大部分力气,连走路的力气都没了。哪怕最后蓄力一击也伤不到他们两个。

Logan盯着那匹狼低吼了一声,焦躁的伸了伸爪子,却还是没有继续往前。

“它受伤了,Logan”Scott看着趴在地上的那匹狼,它的腹部鲜血淋漓,是被鬓狗咬开的,Scott对鬓狗咬出的伤口太熟悉了。

外面那群鬓狗果然都饿疯了,它们一定是围攻了这匹落单的狼。

Logan盯着那匹狼,警戒的连鬃毛都要炸起来了,并没有理会Scott的话。他现在察觉到了威胁,哪怕威胁来自于一匹快死了的狼,可是Scott在身边,他总是会把威胁度调高好几个幅度的。所以他下意识的挡住了Scott的半边身子。

“这很……Logan,这很奇怪。”可是Scott却从他身后走了出来,奇怪的看着那匹狼“它伤成这样,不可能还能逃出围攻它的鬓狗的爪子的。”

“回我身后去,Scott”Logan死死的盯着那匹狼,它的眼睛是绿色的,现在里面满是悲伤,但是Logan并不在意,他只在意他面前这个人类的安全。

“不,这太……”Scott觉得奇怪,一匹狼被围攻成这样,它的肠子都流出来了,更别说它的后腿,已经被咬出了骨头,它却出现在了这里,这不正常。

那匹狼看到他靠近,无力的用鼻子拱了拱草丛里的一个东西。那东西被枯草掩映着,看不出是什么。

Logan感觉到了威胁,他下意识的就想把前面那个人类抱回肩膀上,可是紧接着他就听到了Scott惊讶的声音“天呐,Logan,这里有一只小狼……”

Logan看了过去,草丛里窝着一只很小的狼,它太小了,看上去出生还不到一个礼拜,甚至连眼睛都还没睁开,毛都还没长齐,它浑身湿漉漉的,沾满了它母亲的血。

Scott明白了母狼的用意,它一定是走投无路了,才会求助从来都远远躲开的人类。不过毕竟Logan长得也像狼,它可能以为他们是近亲之类的。Scott解下了脖子上的围巾,小心翼翼的把那匹还闭着眼睛的小狼从草丛里抱起来。手边的母狼呜咽了一声,讨好的舔了舔Scott的手。

它在害怕呀,害怕这个人类会伤害自己的孩子。可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所以只能祈求着他不会伤害它他。

Scott把小狼抱进了怀里暖着,血打湿了他的衣领。他腾出手摸了摸母狼的头,真诚地希望它能明白他真的不会吃了它的孩子的。“你是个好妈妈。”他柔声说“我会好好照顾她的,睡吧。”

母狼呜咽着断了气,血液在冰冷的空气里凝固成了块,Scott还没来得及心疼,就看到身后的Logan伸手捞起它的尸体,把它放进了一个坑里。

等等,坑是哪来的。

“血腥味会引来更多的鬓狗”Logan往坑里盖着土“我们必须埋了它。”

Scott愣了愣,接着了然的笑了起来,如果怕血腥味引来鬓狗只要把它的尸体扔出城堡就好,被吸引来的鬓狗饱餐一顿后自然也不会再在附近徘徊。而Logan显然是不愿意这样。

想到这,他把怀里的小狼搂紧了些,上前去帮忙把坑填满。

“所以……它怎么办?”等到把土盖好,空气中再次飘起了小雨,小狼感觉到了寒意,又往Scott怀里拱了拱。

Logan把Scott放上肩膀,“你看到了,它喜欢你。你来养。”

“你也捡了凭什么要我养”明白他接下来要跑回城堡了,Scott抓紧了Logan的鬃毛“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你的亲戚吧。”

“我的亲戚也你来养。”Logan抓紧了他的腰。

远远的只见他们跃进了城堡大门,接着就听见空气中Scott的大喊“去你的我来养!”

Charles无奈的站在推车上摇摇摆钟,指了指在一边椅子上蹦蹦跳跳的镜子梳子两姐妹“Language!两位,这里还有孩子呢!”

小狼像是被吵到了,在Scott的怀里小声的呜咽了一声。空气顿时安静了下来。

“天呐……”Rogue在椅子上抱住了自己的梳子齿,一脸不敢置信却隐隐有些期待的样子“Scott生了一匹狼!”

Kitty倒吸了一口冷气,镜子上都起了雾“哦,Logan,你做了什么!”

“这不是!”一人一狼急急出声,然后看了看异口同声的对方又无语的闭上了嘴。

“怪不得你们两个老是往外跑”Rogue一跳一跳,想要看看Scott怀里的小狼“你们在准备生小狼吗?”

Scott和Logan一起翻了个白眼,否定的话还没说出口又被Charles打断了。

“Rogue”Charles开口,制止了Rogue“男孩不能生孩子。”

他摇了摇自己的钟摆,然后看向Scott咽了口气,“不过……呃,你们……应该也没有做……”

“没有!”两人,哦,不,一人一狼立刻大声否定了。

小狼彻底被吵醒了,在Scott怀里闭着眼睛嗷嗷叫了起来。空气中安静了片刻然后立刻紧张了起来。

“天呐它哭了。”Rogue爬上她姐姐的背,想看看它。

“天呐我们该怎么办……”Charles照顾人的时间还能追溯到好几十年以前,更别说Scott怀里那个不是人。

“是不是应该给他喝点羊奶。”Erik也跳出来提议。

“他是狼!他不会喝羊奶!”Logan没好气的叫到。

城堡众人忙的一团乱的时候,只听到小狼嗷嗷叫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他们停下手里各种各样的动作——Rogue在忙着往Logan头顶爬,好看到Scott怀里的小狼。Erik在手忙脚乱的加热自己壶里的羊奶,Charles在一边阻止他。Kitty躺在一边的椅子上,感叹这个城堡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他们抬起头,看向抱着小狼的Scott,他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条毛巾,沾着些许温暖的水在轻轻擦拭小狼的头。

Logan自豪地——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在自豪个什么劲——但他还是自豪地说道“你看,我就说它喜欢你。”

他的声音大概是太吵,因为Scott捧着的那只小狼听了他的声音,又在他手上动了动,很有要醒来的前兆。

Scott瞪了Logan一眼,没好气的说:“你再说话我就让你来舔它!”

Logan背过身朝城堡众家具耸了耸肩,做了个鬼脸,用口型再次说道[它真的很喜欢他。]

一条湿毛巾猛地砸上了他的后脑勺,Scott气急败坏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做口型也不行!”

——————————TBC——————————

 
评论(19)
 
热度(149)
  1. AlecNights佛罗伦萨的椰子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