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声名狼藉 8b-10(kingsmanAU)

前情:

在Scott低头帮他扣袖扣的时候,Logan没注意到自己正利用着身高优势紧紧的盯着他导师的嘴唇,锋利如刀削的嘴唇,在更衣室的顶灯照射下显出不正常的饱满的红色,他知道那张嘴有多欠,会奚落他,会嘲讽他。他也知道那张嘴有多好看,勾起微笑时尖尖的嘴角,思考时会不自觉地咬住下嘴唇。牙齿会在那饱满的红色上压出泛白的边,就像石榴籽。

Logan忽然很想吃石榴。他注意到的时候,他已经不自觉的微低了头靠近了Scott一些。他强迫自己退开了半步。

Scott刚好别好了袖扣,他满意的扫视着Logan——虽然他对他的发型还是不满意,但他觉得这对于Logan来说大概已经是圣诞节了——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学徒在灯光里表情莫测的盯着自己,眼神里尽是风起云涌的欲望。

他离开了更衣室:“现在把你的外套穿上,我们快要降落了。”

+++++++++++++++++++++++++++++++++++++++++++

8B

Sophia原本以为今天和往常一样只是普通的一天,她打卡上班,然后衣冠整洁的出现在了酒店前台。

今天芝加哥的天气出了奇的好,不像以往一个小时能变六次天,太阳一直懒洋洋的挂在天空,阳光晒过酒店的玻璃,照得整个大堂暖洋洋的。她刚办理完一位客人的入住手续,一抬头就看到有两个人走进了酒店大门。

身为世界上最好的酒店之一的前台,她已经看过了太多太多的客人,但她还是得说这两个人太有意思了。

两个人都穿着西装,她能分辨出来那衣服来自美国高定最贵的那条街,他们的鞋子更不用说,这些对于她来说都是家常便饭,她见过太多有钱人了,她觉得有趣的,是他们两人迥异的气质。

走在前面的那个年轻人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他的脸让识人无数的Sophia都有点迷茫了,他真的太年轻了,看上去应该出现在高中校园。但他身上的西装的确又不是高中生会穿的,她是说,除了贵族,谁会这么小就喜欢穿西装啊。这种年轻的感觉和他身上沉稳的气质汇合在一起,让他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的……美味,就像一块看上去鲜嫩可口的蛋糕,破开淋满新鲜水果和糖浆的巧克力壳却发现扑面而来的是成就老练的葡萄酒,带着橡木桶的木香和沉浸多年的酒香味。她敢打赌这男人要是出现在希尔顿酒吧,一定会让那些平常拿腔作势的名媛们忍不住放下身段抢破头。

他后面的那个男人看上去则老多了,他是光是看着就知道味道冲人刺鼻的烈酒。他的灰蓝色西装妥帖的附在他的身体上,哪怕远远的看都知道他的肌肉有多发达,要是不懂事的服务员粗粗一看,可能会以为他是前面那个年轻人的保镖之类的,但是Sophia看得出来,他和年轻人说话时的态度,和年轻人对待他时的表情和动作,他绝不是他的下属。这个男人看上去太粗犷了,连带着身上原本温文尔雅的西装都变得有侵略性起来,这种侵略性在他周围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圈,让人不自觉的想绕开步子走。他的头发虽然不整齐,却也不至于太凌乱,口袋巾的折叠方式和年轻人的一样,Sophia挑挑眉,心想大约是这个年轻人给他折的,她忍不住猜测这两个人是恋人吗?毕竟在大多数情况下男士们并不会为自己的同伴折好口袋巾。

她盯着他们俩,看到年轻人回头和那男人说了声什么,在年轻人回头的瞬间,那男人周围无形的边界似乎被打破了,他的表情倏忽变得柔和,不再是那么警惕和充满威胁。她忍不住又在心里重复了一遍,是恋人吧?

她还在乱七八糟的想着的时候,两人已经来到了柜台前,年轻人笑的有礼节制,他把卡放在了柜台上,声音也好听的要命:“你好,我们昨天已经订好了房间,Jim Smith。”

Sophia回过神来,脸上露出了职业化的笑容,拿过那位史密斯先生的卡,在电脑里搜索出订单,帮他们两确认了房间,脑子里还在飞速的想着‘真的不是恋人吗?可他们俩好配啊……说不定真的是恋人?’

她今天一定是没带脑子来上班,因为脑子里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念头充斥着,导致她犯下了对于她工作来说几乎是致命的错误,她把入住卡和银行卡一起拿起来,双手递过去的时候下意识的说道:“希望您和您先生旅行愉快。”

话刚出口她就后悔了,她惊恐的眨了眨眼,脑子里已经出现了自己被辞退的画面。她看到年轻男人皱起了眉,他身后那个男人则挑起了眉,看着她,金棕色的眼睛里净是未知的情绪,一脸莫名的样子。

接着那个年轻人似乎要开口了,但是在那之前,他身后的男人已经越过他接过了她手上的卡,然后笑着对她说道:“谢谢。”接着就拉了还在柜台前瞪着他的年轻人的手肘一把,他们走向了电梯。

Sophia松了口气。

 

Scott直到走进电梯都有些没反应过来,以一个特工的水准来说,他对于Logan刚刚微笑着冲那个看上去长得还不错的前台小姐承认了他们是一对的这件事接受度有些太低了。

他瞟了一眼身边的Logan,西装笔挺,面无表情,似乎对刚刚发生的一切毫无感觉。他皱着眉将目光放回了电梯按钮,心想一定是自己想太多了。他们是在出任务,从某些角度上来说,能尽量减少事端就减少。他想到这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但遇到这种事也不是没必要解释吧,解释一下这个又用不了他们多少时间,也费不了他们多少精力。

从某种意义来说,是不是Logan根本不想解释?

想到这,他又皱着眉瞥了Logan一眼。

“如果你想你现在可以去跟她解释我不是你先生。”Logan开口了。他又不瞎,Scott瞥了他有三四眼了。

Scott皱着眉盯着他“你本来就不是我先生。”

Logan像是被噎住了,他挑了挑眉,想找个合适的理由搪塞回去,最后他还是嘴硬道“别说的好像我多愿意似的,是那位接待员小姐自己弄错了。”

“但你可以解释的。”Scott指出,然后恍然大悟似的笑着说道:“哦,我明白了,你想当我先生。”

Logan被他的话吓得差点咬了舌头,他的你字刚开口,电梯门就叮的一声开了,Scott一边笑着一边走了出去,看Logan愣在电梯里还唯恐天下不乱似的转过身冲他一脸‘你段位不够呀’的微笑摇了摇头,勾着嘴角笑着说:“你还要在电梯里呆多久,Mr.Smith”

Smith并不是这次Logan用的假名,Scott用的才是,Logan看着自己的导师一脸得意的转身走向了房间,在电梯里惊讶的眨了眨眼,他竟然被自己那个从来一脸正经的导师调戏了?

他收回飞机上的那句话,他真是爱死芝加哥了。

 

9

芝加哥格兰特公园这个时候总是挤满了游客,Scott他们没费多大劲就骇进了芝加哥所有的监控摄像头,管理中心的防火墙简陋得要命,就好像那些管理层压根不担心谁会黑进他们的服务器似的。

他们调出了k·Throne在格兰特的所有监控记录,酒店的套房被他们用好几块显示器占据了,Hank给他们找出了k·Throne的行动路线,Charles则在和Mi6交涉移交这位前Statesman特工。

他们几乎没费什么劲就找出了k·Throne接触过的对象,事实上,那位先生也有点太难忽略了。

Shell·Quern,芝加哥有名人物之一,传闻是南方帮派的老大,在他的叔父Lucky·Quern*1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自己旗下的酒店之后接替了他的位置,他比他的叔父更……不知道用可怕还是愚蠢来形容,在Lucky·Quern还在世的时候,芝加哥的人口贩卖和走私几乎还是隐秘且不见光的,但是,Shell上位之后,插手了芝加哥的私酒行业,同时开起了赌场,几乎把他叔父创下的基业全给摆在了明面上。要是Lucky·Quern还在世,大概也会被自己这个侄子的行径给气的重新回棺材去。虽然看上去不是什么当传奇人物的料,但毕竟是犯罪界能说上名的大佬。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和k·Throne见面?

“Shell?”Logan听完了Hank发过来的简报“这可不是一个好听的名字。”

Scott在房间的另一头转了转手上的枪,若有所思的将那把只有手掌大的袖珍枪藏入衣袖,他低头挑了对袖扣给自己别上。又挑了一对扔给了Logan:“所以让我们去敲敲这个壳*2,看看他是不是像传说中的那样坚不可摧。”

Logan低头给自己别好袖扣,又正了正自己白衬衫上的领结,一抬头就看到自己的导师手臂上搭着他的西装,一副已经万事俱备只等他了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Logan忽然一下心情很好。

他走过去,接过Scott递过来的西装,把自己包裹进那昂贵面料剪裁的衣物里。那熟练程度,看起来终于有点像个Kingsman了。

Scott勾着嘴角笑了起来。

 

Logan通常情况下比领带更讨厌领结,他总觉得那东西圈住了自己的脖子,让他透不过气来。可是今天他们要去拜访Shell·Quern在芝加哥的赌场,那地方不是随随便便穿个麻布袋就能进去的,他们必须让自己看上去金贵的要命,才能躲过那些赌场保安的眼睛。

“哇哦Logan”Jean通过车上的摄像头看到了Logan的装扮“看看你,我都要认不出来了。”

Scott闻言瞥了Logan一眼,转过头微笑了起来。

“少说风凉话,Jean”Logan不耐烦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口,想着那个该死的赌场怎么还没到。

“噢这可不是风凉话。”Jean在屏幕前转了转自己的椅子,顺便又咬了一口自己Twizzlers*3“你看上去简直辣到爆炸。不然你问问Scott。”

“这算是职场性骚扰吗?”Logan呼了口气,又转向了Scott,一脸假装出来的认真。“我可以向Charles投诉她吗?”

“的确很辣。”Scott扫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Jean在耳机里大笑起来,Logan瞪着眼睛愣在自己的座位上在心里默默思索为什么自己的导师为什么到了芝加哥之后就变了一个人。

 

所以最终Logan到了那个酒店却有些不在状态也是可以理解了。

门童帮他们推开了大门,装修的富丽堂皇的大厅里已经有了不少人,大多是西装革履的名门权贵,还有不少身着晚礼服的猎艳女士,她们可以为这些尊贵的客人提供最优质的性服务。

Scott接过安保递过来的筹码箱,黑色的皮箱里是将近一千万的筹码,Logan心情复杂的看着那个箱子,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一下万恶的资本主义。

Scott推了推自己的红框眼镜,Logan真的不明白这个年轻人为什么对这种看上去像他奶奶才会带的东西这么喜欢,哪怕是用来当侦查工具,他也完全可以选一副更好看的呀?

Scott不知道自己的学徒正在心里吐槽自己的眼镜,他忙着扫描整个赌场,眼镜会将整个赌场的热成像发回总部,Remy会分析出Shell·Quern到底呆在哪个鬼地方。

Logan朝牌桌踱了过去,他们毕竟在赌场不是,必须得对得起手上的筹码啊。

Scott了然却无可奈何的跟过去,他并没有阻拦,来赌场不赌两把的话,目的性就太容易被看出来了。Remy分析出结果还要一点时间,他不介意Logan在那之前先赌两把。

赌桌边的客人给Logan让出了一点位置,毕竟他看上去穿的特别贵又特别能打。Scott则自然的坐到了他旁边的椅子上,筹码放在腿上,右手撑住了下颚,手指在脸颊边一打一打。看上去百无聊赖的等着Logan赌完。

他对赌博一向没兴趣,更别说现在任务还没完成,他只要配合着Logan演出一副只是陪朋友来玩的样子就行了。

但显然有人并不这样认为,Logan已经赢了两盘,每次赢了他都会下意识的看向Scott,然后得到后者一个好好好你加油的眼神才又转头继续加码。

所以这一盘刚过半就有妖娆的女人坐到了Scott身边,细白手指搭上了Scott放在桌沿的手腕。

Scott瞥了她一眼,并没有抽回手。

“你的人赢得可真多。”那女人的手指顺着手腕自然的勾住了Scott的手臂,自然却不显谄媚,大概是在赌场里工作的人,太懂得怎么勾引男人了。而她显然把Logan当做Scott的下属了。

“他运气一向很不错。”Scott看了眼Logan。男人正在看牌,显然没有注意到这边。

“赌钱是他们该做的事,而你看上去很无聊。”女人的慵懒的上挑了眼去看他,烟视媚行一词表现的恰到好处,她的红唇张合“不如我们去喝一杯?”

Scott礼貌的笑才刚浮在嘴角,就感觉身边有人压近了,他被女人挽着的那只手手腕被Logan按住了,男人手上的筹码轻轻丢到桌上,眼睛盯着她。嘴角是弯着的却莫名狠戾,朝着女人笑着说道:“他有约了。”

女人显然被吓到了,她看了看Logan,又惊恐的看了看Scott。表情里俨然已经透露出‘Wtf原来你们是一对’

Scott懒得应付,于是配合着无奈的眨了眨眼,安慰着说道:“你听到了,抱歉,Sweetheart。”

女人站起身走了,心想今天大概是时运不济,她等了一晚上来挑客人,好不容易有个长得不错的男人,居然是个Gay。

还没等Jean对这一切评论几句呢,Remy兴奋的声音就从耳机里传来“Shell·Quern在大厅左边那个Vip厅,厅里三个人,看上去都挺衣冠禽兽的。”

“衣冠禽兽?”Logan和Scott对视一眼,摊牌离开了赌桌。Logan喝光了自己杯子里的威士忌:“你是不是平常也是这么形容我的。”

“禽兽这个词可以”Remy在耳机那边嘴贫的说了一句“衣冠你还称不上。”

“Logan”Scott瞥了正准备开口反驳的Logan一眼,制止了他。“按照计划,我进去,你在外面守着。”

“让我再说一句,我觉得我进去比较好。”话是这么说,但Logan还是按照计划的那样,走过Vip厅的特殊安保身边,看上去只是闲逛的客人,手却忽然发力曲指猛击像那位黑人保安的腹部,他的用力刁钻,向上斜着通过隔膜猛击到肺,那个黑人保安只来得及闷哼一声就无力的瘫软下来。

Logan扶着他坐到了沙发上,摆出一副正在小憩的样子。这样做骗不了什么人,但是他们原本就不准备偷偷潜入,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和Scott在这一点上倒是惊人的达成了一致,他们都对直截了当的干翻对手毫无异议,哪怕对方是芝加哥叱咤风云的黑老大。

他们的任务是从Shell·Quern嘴里得到有关于Kthrone的信息,正面刚还是偷偷进行都没什么差别,而正面刚会让他们觉得很爽。

所以此刻,Scott整了整自己的西装,脸上再次浮现出Logan第一次见他时那个礼节性的笑,看上去和大厅里一众名人权贵毫无区别却又显得异常骇人。

Logan扯过单人沙发,懒懒的往门边一坐,朝自己的导师点了点头,然后好整以暇的看向了满大厅显然还没意识到事情不对的安保。

Scott勾着嘴角的笑,在门边输入Remy提供的密码,就打开门走了进去。

“好了,先生们,Party时间结束了。”

他的尾音消失在关闭的门后。Logan靠进了单人沙发里,脚搭上膝盖,衣袖里勃朗宁手枪滑出,他活动活动了脖子,像只慵懒骄傲的雄狮,懒洋洋的等着猎物发现自己已经被盯上。 

 

10

Vip厅里的三个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走进来的Scott,Shell·Quern左边的那个阿尔及利亚人最先意识了过来,还没来得及掏枪就被Scott袖子里滑出的袖珍手枪打中了膝盖,那种小手枪因为太小,从来打不死人,但是Jean给子弹上加上了三个金属爪,一旦打入人体就会自动撑开伤口,不管是用来放血还是用来折磨都是非常的好用。

要Scott来说,那简直就是艺术。

那个男人痛苦的嚎叫着倒在了地上,血液从他的腿上不间断的流下来,他疼的甚至连枪都拿不稳了,更别说攻击从自己身边走过的Scott。

Shell·Quern身边那个保镖几乎是立刻就朝Scott开了一枪,他发誓他是对准了那个小子的头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子弹就是没有落到男人身上,等他意识到不对再想开第二枪时,Scott已经到了近前,年轻人脸上的笑容调皮,撇了撇嘴然后说道:“I’m Sorry。”接着他就只感觉自己脖间一凉世界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Shell·Quern,这位赶鸭子上架的南方帮派大佬迅速的意识到了自己此刻情况不妙,他本来就不是当老大的料,要不是他叔叔死的太突然,他一辈子也轮不到这个位置。他是趁乱上位的,Lucky·Quern死在梅洛特大酒店后,他的两个亲儿子因为被国际刑警通缉所以立刻就飞离了美国,他当时还觉得真他妈是天时地利,上帝让他来接南方帮派的头头。碍于他叔父之前在芝加哥打下的名声,大家见了他从来绕道走,他从没想过有一天居然有人敢正面和他干,所以贴身安保倒真没有多少。

不过酒店里里外外倒是布满了雇佣兵,眼前这个西装包裹着的年轻小子却单刀直入的走到了自己面前,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这家伙来头不小。Shell·Quern看着走近的Scott咽了咽口水,去他妈的天时地利人和,他现在不想当这个老大了还来得及吗。

 

Emma在楼顶满意的看着自己冒着烟的狙击枪和对面外围基本倒下的雇佣兵们,芝加哥温暖的夜风吹起她的金发,空气中满是幽香,她满意的吹了个口哨,喝了一口热咖啡,冲着耳机说道“外面的解决了,里面的留给你了,Logan。”

 

 

Philip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他立马看向了Vip门厅,却发现几分钟之前还站在门口的Jill已经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旁边还有一个男人,正坐在单人沙发上喝着威士忌。身为雇佣兵的警觉让他立刻就掏出了枪,冲那个看上去有些不太好惹的男人吼道“不许动。”

他这一喊,大厅里所有的安保都瞬间注意了过来,有好几个人也是立刻就掏出了枪,他们从大厅的角落朝着男人走了过去,他到底是谁,如果是袭击者,为什么就那样好整以暇的坐在那喝威士忌?他们面对过很多袭击者,这个时候双方应该掏出枪互干了,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他的威士忌里是不是有什么猫腻?想到这里,这些雇佣兵们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聚集在了男人手里的杯子上。

Logan觉得自己一定是加入Kingsman太久被他们的‘腐烂’气质传染了,以前这个时候他早就开打了,哪会还想着喝完这杯威士忌。

“我说了”Philip冲着他喊道“不许动!”

Logan转过头看着他,摆了摆自己的头,那意思明显的很——‘能不能等我喝完这杯酒?’

Philip哪有时间理他,他握紧了自己的枪把,威胁着说道“不许动。”

只是一杯威士忌,Logan对他的威胁置若罔闻,他将被杯子靠近唇边,还没来得及张嘴,敏锐的直觉告诉他有人按下了扳机,他踢了一脚面前的桌子,让自己的沙发后移了半步,电光火石间就只见一颗子弹猛地穿过了他之前在的位置,然后打进了地板里。

Logan挑了挑眉,开始不爽起来。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强忍着自己的怒气说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们打断别人喝酒很不礼貌。”

回答他的是另一颗子弹飞离弹膛的声音。

他猛地往后一翻,手里的杯子被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子弹嘭的一声击中了沙发背。

Logan皱着脸从沙发背后站起来,他的好脾气已经所剩无几了。他瞥了一眼放在一边的威士忌,不耐烦地抬手扯开自己的领结,顺手又解开了衬衫扣子。

“不知礼,无以立——”他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慢条斯理的说着话,好像只是在说早上好一样。那些雇佣兵们目目相觑,他们还在茫然今天这位敌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就只看到面前的男人活动活动了脖子,白衬衫一尘不染却莫名的杀伐气满身,他左手手臂上还搭着自己的西装外套。

Logan将西装外套丢向Philip,拳头紧接而至“我想我得好好教教你们这个。”

 

Vip厅里的气氛有如冰冻,Shell·Quern警惕的盯着这个年轻人,他的表情一直都是礼貌疏离的微笑,让人猜不到他要什么。

“你现在一定很疑惑。”Scott在他面前的椅子上坐下来,“毕竟我来之前没有提前预约。”

“你看上去不像警察”Shell说到“也不想FBI,他们穿不起你们这么贵的西装。”

“就当我是个有问题求助的普通人怎么样?”Scott摆了摆头。

“求助的人可不会打伤我的安保然后把我拷在这里。”Shell再草包,能勉强坐稳南方帮帮头头的位置也不是全靠运气的,他看出来了这个男人暂时不会杀他,他和他叔父不同,他在街区摸爬滚打的时间长多了,他明白命比什么都重要,什么大佬的气度和命比起来都是浮云,所以此刻的他硬气了不少。

“我想我们对求助这个词有一点点小分歧”Scott指出“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一个星期前,你会见了一个我很需要知道目的的人。”

Shell·Quern认真思索了一会一个星期来得行程,然后他意识了过来“Throne。”

Scott对他的配合显然很满意,他靠向椅背“看来我们会合作愉快。”

 

Scott出来的时候Logan刚打完一场,他的西装外套轻飘飘的落回他手臂,干净整洁的仿佛刚刚没有被自己的主人用来当杀人工具似的。

那些雇佣兵在他周围倒了一圈,死的死伤的伤,大厅里的客人早就吓得四散而逃了。

所以Scott出来的时候就是看到这样的画面,衬衫凌乱,领结散开挂在脖子两边的男人表情狠戾,一看就知道刚刚经历了一场奋战,但他的气息依然很稳,正满脸不耐烦的踩着一张单人沙发喝了一口威士忌。

那个画面,用Jean的话来说,就是真他妈辣的过分。当然更让Scott满意的就是他的西装还完好无损的挂在他的手臂上。

他的这位学徒终于学会了怎么穿着西装打架。

“搞定了吗?”他等着Logan喝完杯子里的酒才开口。

Logan把手里的杯子放回桌上,告诉自己现在心跳如擂鼓的声音一定是因为肾上腺素过度分泌,绝不是因为他的导师站在房门口乖乖等他喝完酒的样子太他妈乖太他妈让人想上了,绝不是。logan站直了身子:“你再不出来我就要无聊死了。”

Scott撇撇嘴,扬了扬手里的文件夹,朝门口走去:“走吧,我们去看看这位非常好敲打的Shell先生到底给了我们什么。”

————————————TBC————————————

释1:lucky·quern这个角色来自于育碧出产的游戏看门狗,事实上,本文中会写到芝加哥也是因为最近我沉迷看门狗【。】当然没玩过这个游戏完全不要紧。

释2:shell·quern的名字shell也有壳,外壳的意思,所以这个地方是一个双关。

芝加哥的片段对于全文来说算是比较重要的地方,所以会花比较多的时间来写。篇幅也会比较长,具体起到什么作用大家看了以后的可能也会明白了……不过说起来这篇没什么人看的文可能也是目前三篇在更新的文里篇幅会是最长的一篇,我心态也真的是很好了【。】

 
评论(15)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