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The Rose 13B-14(美女与野兽AU)

随缘主楼地址:http://www.mtslash.org/thread-227363-1-1.html

前情:

Scott已经意识到事情不对,察觉到Logan的手越发深的往地下按住了他的手臂,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不知道Logan为什么忽然会这样,但他明白事情已经非常不对劲了“Logan”他带着安抚意味的开口“Take It Easy.”

Logan却依然嘶吼着,接连不断的低吼声从他喉咙口压出来,他不断地低头嗅着Scott的味道,这个男孩的发梢暖的像是烘干的野草,钻的他的鼻子非常痒,可是他克制不住自己的想去闻。他察觉到自己按压着的Scott的腿正发散着热度,那热度勾的他体内的血液愈加滚烫起来。

Scott看着Logan低下头嗅了嗅自己的脖颈,下意识的偏了头躲开了他的牙齿,他的心跳也开始快了起来,但和Logan不一样,这是人类在处于危急情况下的心跳加速。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用平常哄Laura的语气说道:“Logan……放开我。”

回答他的是Logan的吼声,他似乎对Scott说话非常厌恶,他低吼了一声,咬住了Scott的脖子。

虽然说是咬,但是Scott察觉到他的牙齿只是放在自己的脖子两侧,让自己无法动弹而已。

然后Scott意识过来——他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几乎忘记自己的脖子两边还有两排锋利的犬齿,猛地转过了头看向颈侧的Logan的头。

他从小就接触过各种各样的动物,小羊,马,野猪,还有雨季那些侵入村庄的鬓狗,各种各样。所以他此刻得出的结论让他觉得可怕也是自然的了。

Logan发情了。

 ========================================

意识到这个事实的Scott立刻就猛地摇起了头,也不管这样是不是会刮伤自己的脖子——事实上他真的刮伤了,但他此刻真的顾不上这些——他惊恐的冲Logan命令道“Logan,NO”

Logan似乎已经没有失去自制力了,他不再是Scott平常认识的那匹野兽,他低吼着,想要固定住Scott的头却无法真下口去咬断他的脖子。

Scott开始剧烈的反抗起来,他努力的抽出自己的手,伸手抓住Logan的分开的上颚和下鄂,想要让自己脱离出来。

Logan察觉到了他的目的,怒吼了一声,再次狠狠的按住了Scott的手臂。他的牙齿陷入Scott的手指里,血液争先恐后的滴落了下来。

手掌钻心的疼,可是Scott不肯放手——毕竟他不想被一只狼给上了,鬼知道发情期的狼有多可怕!!——血液顺着Logan的牙齿滴下来,在地板上贱出一朵小花。

血液的腥味如此清晰,弥漫在屋子里。

Logan忽然停了下来,他像是被吓到了。他闻到空气中Scott的味道已经被血腥味完全盖住了,而他的口腔里也弥漫着那股味道。那浓重的腥味像是一盆凉水,让他猛地清醒了过来。

他从Scott身上猛地跳开了,震惊的看着还维持着双手掰开这个动作的Scott,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做了什么?”

Scott觉着流着血的双手一脸懵逼的看着Logan,到底是谁做了什么啊!!!

“Logan”他决定还是先安抚一下这匹看上去有些被吓到了的狼“别跳出——”

窗外两个字还没出口,他眼前的Logan就猛地跳出了窗户,跳入了夜晚的重重雨幕里。

Scott无奈的叹了口气,整个人无力的倒回地毯里。

“噢”被Rogue搬来当救兵的Charles在门口无奈的开口了,吓得Scott猛地转过了头。那个铜钟在推车上一蹦一跳的走进来,对刚刚发生的一切了然于心,他在心里默默的庆幸了一下Erik没有看到刚刚那一幕,不然又得气的暴跳如雷了。他看着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Scott,撇了撇嘴“你必须得原谅一个第一次经历发情期的男孩子的惊慌失措。”

Scott眨了眨眼,很想开口提醒他们人类男孩子才没有发情期这种东西。但他还是塌下了肩膀,无奈的举起自己依然在流血的双手。

“我能问一下你们这有绷带吗?”

+++++ 

Logan在晚饭后回到了城堡,他刚淋过雨,原本蓬松的鬃毛湿哒哒的塌着,一进大门就看到了坐在扶手椅上认真看着书的Scott:“哦,看看这是谁回来了。”

Logan没想到他会在这里,因为哪怕他从八岁起就变成了狼,他也知道刚刚那样的情况实在是太尴尬了。

他居然想上Scott,他再次忍不住对自己咆哮道,他怎么敢让他们的关系变得这么尴尬。

他没经历过发情期,他甚至对发情期这个词毫无概念,因为之前的人生过得太过单调和无聊,没有什么人能勾起他的情热。

所以他对那样的情况惊慌失措,他注意到自己甚至咬破了Scott的手掌,现在那两双手被绷带缠的结结实实的更提醒了他这一点。

Jesus,他会干出什么?如果他没有清醒过来,他是不是就会那样把Scott给上了。

可是他妈的男的怎么上???等会,女生他也不知道怎么上呀!

Charles坐在一边的推车上看着自家王子一脸的变化莫测,忽然觉得过去的十多年都没有给Logan进行适当的性教育是个错误的决定。

可谁他妈知道他会想上一个男人的啊。

Erik翻了个白眼摇了摇头,心想还好来得不是个女孩,这要是女孩,可能诅咒早就完全应验了吧。

Rogue还在缠着她姐姐小声问Logan到底怎么了。

Kitty捂着耳朵钻进了沙发垫的缝隙里。自己的妹妹真是太蠢了太蠢了。

Scott倒是不知道除了自己,身边这一圈家具和那匹野兽心里的想法有越来越诡异的倾向。

他只是看着站在原地的Logan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拿过挂在衣服架上的长毛巾,无奈的丢到了Logan的头上“你知道你不必跳窗户逃跑的。”

Scott的味道混合着毛巾的干燥味钻进了Logan的鼻子,他可耻的发现他又有些想把Scott压倒在地了。

他狠狠的打了个响鼻,想把这种想法从脑子里扔出去,却没想到让Scott以为他感冒了,接着下一秒,他就感觉男孩到了近前,手指揉搓上他头顶顶着的干毛巾,语气无奈:“你看,感冒了吧。”

指尖在头顶揉压的力度舒服的Logan都要闭上了眼,他安逸的任由Scott帮他擦着头顶,一边牢牢的闭上了嘴。决定永远都不告诉男孩子他不会感冒的事实。

 

14

Scott第一百次在醒来的时候不小心把在被子上跳跃着跟他打招呼的Rogue一把扫到地上去了。

他的视力不太好,再加上刚睡醒,他总是看不太清Rogue还在自己的被子上。

在Rogue第一百零一次从地板上可怜兮兮的爬起来和在Logan好多次叫Scott看自己却只得到对方冷冷的一句“拿近点,你知道我看不清。”的回应之后。

Logan决定送男孩一副眼镜。

城堡以前有人带过眼镜,是负责清扫的Maria太太。所以这天Maria太太刚用她柔软的羽毛把城堡打扫的一尘不染,一抬头就看到了自家王子站在小厅门口不好意思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Logan”Maria太太对Logan总是很温柔,她是为数不多看着Logan长大的仆人之一,对他的坏脾气容忍度大的吓人。

“我……”Logan走进小厅,看上去竟然显得有些害羞,Maria太太挑挑眉,心想这可不多见。

“我想问问”Logan说道,Maria一晃眼以为自己又看到了当年那个还没满四岁来问自己能不能帮他采最高开的最好的玫瑰花送给自己的妈妈的那个孩子。“我想问问你有没有眼镜?”

“眼镜?”聪明的Maria太太立刻就明白了过来,她笑着“那男孩子的眼睛可不一定能带我的眼镜。”

“不过我知道”她看着Logan失落了下来的表情立刻补充道“我知道怎么做。”

 +++++

Scott没意识到今天的晚餐有什么不一样,直到Charles举着一件看上去对于日常用餐来说有点过于华丽的礼服出现在他的房间。

“嗯……”Scott撑住了下巴,指了指那件被各种花边还有蕾丝包裹着的男士礼服“这看上去,像是我奶奶穿的。”

Charles在推车上摊了摊手,“你得体谅一个十几年没有出过这座城堡的老年人,我的孩子。”他把Scott推到了衣架前“今天是个比较正式的晚餐,你真得试试把自己塞进这件礼服。”

“我能——”Scott的话还没说完,就只看到铜钟在推车上一脸正经地强调到“这是礼节。”

Scott败下阵来。

 +++++

Charles为Scott挑选的礼服是红色的,丝绒的面料合体的包裹着他的身子,他把自己套进那件样式繁复的衬衣,然后在一大堆扣子和丝带面前叹了口气。

Logan对Charles给他选的礼服很不满,那东西对于他的审美来说,有些太娘了。可是Charles就是Charles,总能说服他,所以他最终还是穿着礼服出现在了Scott的房门前。

他的鬃毛被整整齐齐的输到脑后,虽然看上去还是有scott的两个大,但是比平常不修边幅的样子显得像人多了。

就连Laura,都被Kitty梳的整整齐齐,虽然她在看到Scott的一瞬间就开心的冲上去跳进他怀里舔他,又再次把整齐的毛发搞得一团乱。

目睹了一切的Erik表示你们玩吧你们玩吧,只有我一个人还知道想正事,并表示整个晚餐时间都不会出现的。

众人耸了耸肩,随他去了。Erik觉得好生气,简直要气死了。

Scott总觉得这样的气氛有些微妙,他是说隆重的晚餐还有礼服什么的,这让他有一种,他在谈恋爱的错觉。

别误会,他可不是什么恋爱高手,不过他和Tony一起玩的时候,没少见自己的好友邀请过女孩子,Tony总会穿的骚包又帅气,然后带着一束花出现在女孩家门口,邀请她和自已一起参加舞会。

他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此刻自己的角色有点像那个被邀请的女孩子。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抬起头看向在餐桌那一头喝汤的Logan“或许下次该是你在房间里等我。”

Logan一头雾水的看着他。

 +++++

Scott刚吃完盘子里最后一块小羊排,就看到Logan在餐桌那边摆了摆头,Laura就从餐厅那边欢天喜地的朝Scott跑了进来。她背着一个小盒子,同样的红丝绒,在烛光里发出温暖的光。

Scott看了Logan一眼,有些诧异“送给我的?”

Logan什么都没说,只是撇了撇嘴示意他打开。

Scott疑惑的皱了皱眉,伸手打开了那个盒子,盒子里一副眼镜,比之前他的那副不知道好的哪里去了,正乖乖的躺在软软的内衬里,像是一个宝物。那瞬间,大概就是那瞬间,Scott的心脏猛烈的跳动起来,他脑子里各种软乎乎的感觉挤做一团,他忽然意识到,事情大概真的大条了。

“我只是……”Logan在桌子那头开口了,他顿了顿“我上次打坏了你的眼镜。”

“……噢”Scott回过神来,他把盒子从Laura身上拿起来,小狼顺势跳上了他的膝盖。他看看烛光又看看Logan“……谢,谢谢”

接下来的晚餐时间是愉悦温暖的,Logan被Charles端着碗赶到了Scott身边坐着,他们安静的吃着晚餐,偶尔说一两句话,烛光照着这个古老的城堡,它已经和Scott第一次见到时不一样了,现在的它像是个温暖的家。

吃完晚餐Scott就被Logan拖到了大厅里,那里已经被家具们装饰的焕然一新,水晶吊灯挂在画满油画的天花板上,反射着烛光像是天上的星星,Laura兴奋的撒开脚丫子就跑了进去追着那些光点玩。

而Logan弯下腰,嘴角勾着温柔的笑意朝Scott伸出手,那样子,倒真有点王子的意思了。

Scott哭笑不得握住他的手,他觉得现在这个气氛太迷幻了,忍不住开口掩盖住自己过快的心跳,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舞会的标准流程是不是。”

“可不是吗?”音乐从他们四周响起来,Logan将他带入舞池,没忍住撇着嘴抱怨道“没跳完舞可别想躲过Charles睡觉。”

Scott忍不住笑了起来,灯光坠落在他的蓝眼睛里,让Logan忍不住盯着看。

那是个温柔又完美的舞,哪怕Scott跳着女步也是这么觉得的。城堡里的音乐混合着壁炉里木柴烧得劈啪响的声音,让他脑子开始忍不住想,余生哪怕就这样度过也不错。

可是城堡外大雨依然下个不停,雨水打在湿润的泥地上积出一滩一滩的小水潭,有马蹄疾驰而过,激起无数水花。

舞蹈结束的时候,Logan依然在看着Scott的眼睛出神,他是真的觉得这个男孩有魔法了,那魔法就藏在他的蓝眼睛里,能毁灭一切自然也能毁灭他的那种。

“Logan?”Scott叫了他的名字“Are you ok?”

Logan回过神来,看到面前的男孩子带上了自己送的眼镜,他们已经走到了Scott的房门口,按照常理来说,他这个时候该说晚安,然后转身离开了。

可是他总觉得这样不对,他也不明白哪里不对,他只是觉得他似乎看不够眼前这个男孩子,想一直一直看着才行。

 +++++

漫天大雨里,有红发的女孩骑着白马冲进了城堡的大门,她穿着斗篷,风尘仆仆,发丝凌乱的铺在脸颊边。她皱着眉,从马鞍下取下剑,然后迈入了城堡那张破旧的大门。

“有人吗?”她轻轻开口。

“看,一个女孩”Rogue惊讶的开口。

“我看到了”Erik翻了个白眼“一个女孩。”

接着他惊喜的睁大了眼睛“一个女孩!!”

 +++++

就和所有的童话开头那样,一个女孩闯进了野兽占据的城堡。她沿着古老的楼梯旋转而上,有一个乐冲冲的茶壶和一个愁眉苦脸的铜钟悄悄的跟在她身后。

她疲惫不堪,却还是小声的问着“请问有人吗?我来找我的未婚夫。”

她的红发在烛光里温柔的像是雾,她的手指抚摸过那些潮湿的砖头,另一只手上紧握着剑,让她看上去柔软又坚定。

她最终爬上了楼梯,看到远处的走廊尽头有暖黄色的烛光。

“请问有人在吗?”她大声问“我是来找我未婚夫的。他叫Scott,Scott summers。”

可是她的声音在空荡荡的走廊回荡了几个圈,无人回应。”

她转过走廊的转角,看到面前出现了一个房间,房间看上去温暖而又舒适,帷幔轻柔的坠着,像是梦。

她鼓起勇气走过去,看到屋子里站着一个男孩和一匹——
“噢”她忍不住小小的惊叹出声,这是一匹狼吗。

房间里正说着话的两个人——一人一狼——转过了头,然后都愣住了。

女孩看着那个蓝眼睛的男孩,他穿着看上去很昂贵的丝绒衣服,蓝眼睛就像海洋。她提起一口气问道“你好,请问你是城堡的主人吗?”

Jean在烛光里歪了头,正视着Scott的蓝眼睛:“我是来带走我未婚夫的。”

 ————————————TBC————————————


 
评论(12)
 
热度(126)
  1. AlecNights佛罗伦萨的椰子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