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声名狼藉 12(kingsmanAU)

前情:

Logan搂住Scott的腰,一把把他揽了过来,男人的表情不善,片刻前Victor激起的怒火此时更是在爆发的边缘,他极有占有意味的把Scott狠狠搂向自己,然后冲那个不识抬举的毒贩低声说道:“他已经有一个了。”

毒贩知道自己惹错了人,他刚刚可是看到这个男人和北方帮派的那个家伙吵架了。没人敢和Victor吵架,起码他知道的没有,所以此刻他大约猜到这个穿着皮夹克的陌生男人,哪怕没有半点名声,也绝不是个简单角色。

他连忙摊开了手“Wow,Wow,Wow,抱歉,我可不知道他已经有人包了。”

他显然把Scott当成Logan包着的男妓了,他在心里默默的想,怪不得这小白脸还紧跟着这男人就出门了,原来是这样。

Scott的手握成了拳,他发誓一定要弄死这个男人。

没等他出手,身边的Logan狠踹了那个毒贩子一脚,那一脚力量大约不小,因为那个毒贩被狠狠踢向了酒吧的外墙,然后扑通一声掉到了水泥地上。

Logan平常是不愿主动起这种冲突的,可他今天心情实在是不好。

“滚。”他低声吼道“别让我再看到你。”

他揽着Scott的腰,把他们都带到了片刻前停在外面的车子前。

Scott没有问他为什么还不松开自己,只是任由Logan打开了车门,把自己塞了进去。

============================== 

12

Victor手机上安装的后门程序显示他始终就在芝加哥自己的房子和老桥酒吧之间来回,不知道是那位Sinister还没有回到芝加哥还是因为Victor意识到了他们不对劲而按下了一切行动。

总之,他们在酒店里对着屏幕度过了整整三天,所有人都开始变得有些焦虑,因为时间不等人,而Charles也明白Erik有多危险。

如果这一切真的和Erik有关,那他们浪费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可能让他离他的目标更近一步。

而最可怕的是,他们现在都不知道Erik的目标是什么。

所以在第三天的下午,Logan决定不再这样等下去了。他觉得他可以通过联系以前的朋友或者熟人,搞清楚北方帮派最近到底在搞什么,然后逼Sinister回到芝加哥。

Scott觉得这个计划太冒险,但他明白,在这里干等着的确不是什么好办法,万一这位博士要好几个月后才回芝加哥呢?

而帮派之间消息总是走漏的莫名的快,当Logan和Scott抵达死亡船邬的时候被一群帮派成员围住时认为他们是北方帮派派来找茬的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那时他们刚从Logan那辆野马上下来,日头才刚开始斜,Scott还是一身西装包的严严实实,红框眼镜下面一张一看就和这个地方压根不搭的脸。

Logan在车的那头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What?”Scott手插在口袋里环视着周围的环境,头也没回的问道。

Logan点燃了烟,决定不多管闲事——但他就是忍不住“你要知道我们是在芝加哥对吧?”

“这句话你说过有三遍了。”Scott翻了个白眼。“需要我再和你重申一遍Kingsman的衣着规则吗?”

“留着去和Charles喝下午茶的时候用吧。”Logan懒得再理他,直接往路边那个看上去破破旧旧的店铺走去。

那屋子看上去脏极了,事实上,那门框脏的就像有人曾经在店门口被霰弹枪打中了之后喷了一门框的血——然后它又被掩盖性的泼了点黑油漆,然后他的主人放弃了,留下一堆红黑混合着的颜色扭曲在门框上。

玻璃上满是灰尘和污渍,让Scott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地方看上去就像摸一下就能让你染上最肮脏的病毒。

“放心。”Logan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他叼着烟推开了门“它们还没让你感染上病就会被你那一身西装给吓死了。”

“噢。看看这是谁~!”一个不着调的声音从柜台后响起,一个男人正穿着脏兮兮的牛仔夹克,他单手撑着自己的头,另一只手在柜台上速度极快的敲打着,就好像在专程等他们一样。他的表情戏谑而又调皮,眼睛停不下来似的在眼眶里转来转去“十年前说要打的Victor屁滚尿流然后远远逃去纽约的英雄回来了,观众们,让我们猜猜,他这次会不会兑现承诺~?”

“闭嘴,Wilson”Logan似乎不堪其扰,他走进了店里,然后无奈的开口说道。

“Ow~人家还是比较喜欢你叫我Wade”那男人快速的瞥了Scott一眼,然后坐到了柜台上“那样听上去就像是我们睡过”他的脚在玻璃柜台前晃了晃,然后又停下了“不过等等,这样听上去就有些恶心了。Nevermind,你还是叫我Wilson吧。”

柜台上全是灰尘,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来过人了。但里面摆满了枪,Scott随便瞥了一眼,就看出来有好几把最新型号的,就连在黑市上都是有价无市的硬货。

Scott不知道Logan以前的朋友都是些什么德行,而此刻他们有求于人,所以他决定暂时不对这位‘说话语调转来转去’先生做任何评价。

“十年了你还没学会闭嘴吗?”Logan吐了口烟,对自己的老友数十年如一日的嘴贱而无可奈何。

“你知道我闭不上的,说话多有意思。哦,让我看看——”男人终于把注意力放到了Scott身上“这就是传说中你最近的新欢?你知道吗,当那些小毒品贩子说Logan Howlett居然包了个小白脸的时候我是不信的,不过现在看起来,Wow,Wow,Wow,”他一连用了三个语气词,就和这样说话还不够蠢似的,他夸张的在空气中挥了挥手“你的眼光真是太他妈好了。”

“我不是他的——”Scott提了口气,然后看着Wade摇头晃脑的样子决定“Nevermind。”

Wade对于Logan来说不是一个合格的朋友,但是对于带着钱的Logan来说,他绝对称得上友好而迷人了。

他收下了Scott的手提箱,然后直截了当的给出了他们需要的情报,北方帮派最近在做的事情,和所有经手人的名字。这不是能随便就能搞到手的东西,可他轻轻松松交给Logan的时候表情就好像只是给Logan递了个三明治,压根不担心这样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麻烦。所以Scott明白眼前这个说话没半句正经的人比他看上去的样子要可怕的多。

他还随手扔给了Logan一个塑料袋,看上去像是一团衣服,一脸“我天下第一聪明”的样子“相信我,你会用得到的。”

当他们走出店门的时候他忍不住看向了Logan,他的朋友都是一群怎样可怕的人啊,怎么他就???

Logan察觉到了他的视线,挑了半边眉转头看他“你该不会还准备回去和Wilson解释你不是我包养的小白脸吧。”

Scott知道他是在报复他们刚来芝加哥的那天在酒店电梯里被自己噎住的仇,所以他此刻笑了起来,还没来得及笑开,就察觉到周围有人围了上来。

他们从店铺周围的巷子转角转出来,慢慢踱步然后靠近了他们。

他们身后的店铺里,Wade正给自己的店铺挂上了Close的标志,然后转身按下了某个按钮,一阵鼓点嘈杂的音乐从店门口的音响里冲了出来。他一边跟着音乐扭动着身子,然后在玻璃窗里朝他们耸了耸肩,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Logan在吵闹的音乐里啧了一声,看到Scott自然而然的站到了自己的背后而忍不住勾了嘴角,他看着围上来的黑帮成员,连头都懒得回,放心的将背后交给了Scott。

一连串鼓点轰然而至,音乐正到高潮。

“i Hate Your Friend。”Scott猛地打折了朝自己迎面袭来得一个黑人的手腕,然后一甩将他甩向了Logan。

Logan一脚将那人踢向了路边垃圾桶,搞得噼里啪啦一阵响。他又左闪躲过身边人挥下来的棒球棒,懒洋洋的出手猛击中了那人的太阳穴。“好巧啊,我也是。”

刚躲过一击的Scott袖子里的手枪滑出,直截了当的轰爆了那个小混混的左肩,然后他还有空右闪了两步踢碎了另一个扑上来的人膝盖,才抬起头看着Logan无奈的说“或许下次你得交些靠谱的朋友。”他一个侧身躲开迎面而来的匕首,手肘迅疾攻击了来人的肚子,他打断了三根肋骨,或许四根?他将瘫软下来的黑帮打手扔到一边“不会在我们打架的时候放音乐那种。”

Logan撇了撇嘴,不置可否。只是猛然出手将Scott身后那个掏枪的高个子一个过肩摔猛摔在地。

几分钟后他们站在倒了一地乱七八糟的黑帮成员中间,Scott揉了揉自己的脖子:“怎么跟你一起行动总没碰到过一次好事。”

“这里是死亡船邬”Logan吐掉了嘴里的烟头,然后狠狠的擦了擦嘴角刚刚打斗留下来的血迹“芝加哥的帮派们总是在这地方聚集,你穿成这样,想让他们不注意你都难。”

“噢——”Scott打开了车门,他看向车那边的Logan“所以你在说这是我的错?”

Logan坐进了驾驶座“Absolutely。”

 

Scott很久没在任务里穿过便服了,他这好几年唯一一次穿便服还是在之前在Westchester把Logan按在地上那次。没错,就是Logan意识到他的导师有多辣那次。

当然,Scott不知道自己的学徒从自己的便装中得出了自己很辣的这件事,他只是看着丢在床上的衣服看向套房那一边的Logan:“Really?我真的要穿这些衣服?”

床上摆着一条脏兮兮的牛仔裤,看上去有五万年没洗过了,还有一件同样脏兮兮的黑T恤和牛仔裤,他们让这个整洁的酒店房间看上去瞬间有点像街边的廉价旅店了。

他瞥到床边丢着片刻前他们从Wade Wilson那拿到的塑料带,瞬间明白了这些衣服的来源。

Logan从冰箱里拿了一瓶酒“我们刚刚在回来的车上已经讨论过这个了。”

Scott明白他说的有道理,他这一身过于贵的西装的确是有些不太适合在芝加哥各个黑帮里做任务。

但是也用不着这么脏的衣服吧。

“你要知道穿着这个我可能连这间酒店的门都进不来。”话是这么说,但是Scott还是认命的抬手解起了自己的领带结。

 

Scott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Logan半瓶啤酒已经见了底,他正无聊的靠着沙发背,长腿懒散的支着,在某一个时刻,他看上去也像是杂志内页走出来的模特了,虽然他完全没有意识到。

就在他盘算着要不要再去拿一瓶啤酒的时候,他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他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看错了人,一个穿着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最随便的衣服的Scott——也因为脱下了西装这种过于成熟的服饰而显得越发年轻的Scott——正站在房间门口一脸不爽的看着他。

他的衣服脏兮兮的,像是哪个修车店跑出来的学徒,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的头发依然整整齐齐的梳在头顶,让他看上去就像是偷偷穿别人衣服的男模特。

“What”Scott看着他的表情不爽的挥了挥手“你要是敢笑出声我就把你从28楼扔下去。”

Logan把啤酒瓶放回了桌上,一言不发的盯着他。

Scott觉得有些心虚,他知道这衣服穿在自己身上很奇怪,他刚刚在房间里可是看过镜子了。天地良心,哪怕是在成为Kingsman之前,他也从没有穿过这样的衣服。邋遢,带着满满的汽油味,他觉得自己闻上去就像是一个行走的发动机。所以他此刻有些不自在的扯了扯皮夹克,看着表情不善的Logan:“我还是自己——”

“别动。”Logan像是发现了什么纰漏,他皱着眉走过来,眼神上下扫视着,像是在检查他的着装。

“这衣服太可笑了。”Scott扯了扯T恤的圆领,那块布料后的肌肤短暂的出现然后又消失。他不自在的揉了揉自己的脖子“我觉得我已经要染上病了。”

他的手指揉搓过皮肤,让那一块有些短暂的发红,Logan没意识到自己吞咽了一下。

他走近了,事实上,走得有些过于近了。侵入了Scott的私人空间,如果有观众在观看的话,大约要忍不住发问“说个话有必要走这么近吗?”

但Scott没有意识到,他觉得这样的衣服仿佛长满了刺,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那条牛仔裤!天知道它有多脏,还有大小不一的破洞,这些帮派成员都这样不修边幅吗??他忍不住这样想,可是Logan穿的倒很正常啊。这么想着,他抬眼瞥了Logan一眼,忍不住想再次伸手挠挠自己的脖子。

“别动。”Logan命令着说道,他的语气少有的严肃,因为过近的距离而显得格外有威慑性,所以Scott破天荒的听从了自己学徒的命令。他看到Logan抬起了手,然后他感觉到Logan的手指插进他的发间,动了动手指,似乎是在把他的头发弄乱。

“你的头发——”Logan的声音低沉,仿佛带着毛边的软塑料,轻柔的争先恐后的挤进Scott的耳朵里,刮得他身体忍不住颤栗。

他们的距离太近了,他察觉Logan的手指正在他的头顶揉动着,那动作似乎有些过于慢了。指节发散着热度靠近头皮,然后轻柔地刮过,莫名的让Scott的心脏猛地一紧,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拽住了他的肠胃,他开始觉得不舒服起来。

可是哪怕是不舒服他也没有往后退一步,他觉得周围的一切似乎变成了粘稠而又胶着的糖,在他和Logan周围缓慢的流动着,他都能听到流动时发出的声音。

Logan的呼吸近在咫尺,他没有察觉到那呼吸有些过于快了,因为他情不自禁的跟着一起在不知不觉中加快了速度,空气中的氧气似乎愈来愈少,他忍不住垂眸看向Logan的嘴唇。

有一个声音在遥远的地方对他说着或许那唇上有他需要的一切,氧气,呼吸,冷静,所有的一切。

Logan的缓慢而又细致的将Scott的头发揉的凌乱,事实上,有些过于乱了,乱的就好像Scott是刚从床上起来一样。床,那真是一个美好的词。他忍不住心想,如果现在他把Scott带上床,他会不会被他用勃朗宁冲着眉毛中间来一枪?

可是上帝啊,他闻上去那么好,他的嘴唇红润的像是蘸满了葡萄汁,而Logan喜欢和葡萄酒。

如果Jean在这,一定会说去你的吧Logan,你就是想亲Scott你就承认了吧,因为你一点都不喜欢葡萄酒和石榴。

好吧,Logan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自己导师头发上,可这毫无作用。他的手指间Scott的头发柔软而又干燥,挠的他心头发痒,他控制不住的去瞟Scott的嘴唇,他们的呼吸交织在一起,空气似乎提高了几个度,因为他觉得他热的都要出汗了。

最终这一切都一件事打破了——Scott觉得口干舌燥,所以他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就在那瞬间,Logan觉得去你妈的自制力,去你妈的,哪怕被他指着眉心来一枪也无所谓,他一定要吻他。所以他当机立断的滑下了右手,扣住自己导师的后脑勺吻了上去。

他们的唇舌相接的瞬间两个人都叹了口气,似乎都等待这个很久很久了,Logan蛮横的咬了Scott的嘴唇一口,趁着他疼的倒吸了口气的立刻将自己的舌头挤了进去。

他们像是在打架,谁也不肯放过谁,舌头纠缠在一起,吮吸声和喘气声混合着,在他们的耳朵里无限放大,然后烧得浑身血液越发滚烫。

Logan的左手扣上Scott的腰,把他重重地拉向自己,Scott轻呼了一声,那声音让Logan觉得耳根发软,他越发用力的吻着他。那瞬间两人都意识到双方都已经半勃了,事情似乎开始朝着无法收拾的局面滚滚而去。

就在此时,客厅的电脑传来滴的一声,Remy的声音从那头传来“Hey,两位?你们还在吗?”

这个声音就像一盆冷水,瞬间浇醒了Scott的理智,让他意识到了他们还在做任务而他却差点和自己的学徒在酒店套房搞起来的事实。

他猛地从Logan身前退开,没有去看Logan的脸,揉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想让自己清醒点。“Yea,我们在。”

“你为什么听上去那么喘?”Remy疑惑不解的问道“Logan呢?”

“Im Here Too”Logan瞥了打定主意不看自己的Scott一眼,叉住了腰回答。

“你们两是刚刚跑了个马拉松吗?”Remy听出两人的呼吸急促,但他没有想太多,继续说道“你们该出发了,半个小时后北方帮派那个接头人就会到了。那酒吧人多眼杂,你们得小心一些才行。”

“好的。”Scott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呼吸平顺一些。“到酒吧后我们再联系。”

“等等——!”Remy察觉到他要挂下电话“虽然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我觉得我还是得提醒你们一下。”

“什么?”

“那酒吧。”Remy似乎翻了翻资料,因为他们听到了纸页翻动的声音“是个Gay吧,所以你们别穿得太直男了。当然,尤其是你Logan。”

Scott很想问一下Remy为什么尤其是Logan?他不直男吗?他简直就是一本行走的直男教程书好不好?为什么只提醒Logan??!难道自己看上去像个Gay吗???

他还没来得及发问,就听到电话那边已经换了个声音,Jean兴高采烈的在那头说“为了别被任何不相干的男性钓走,你们两能不能表现的亲热点?”

“这是必须的吗?”Scott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头。

Jean沉默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是的,Charles是这么说的。”

“你要知道我知道你在说谎吧?”

“Nope”Jean耍赖的声音在酒店里回荡着“就是Charles说的。”

在Jean和Scott因为这种幼稚的问题你一言我一语的时候,Logan正在盯着他看。他脑子里有一大块区域都在要他现在就去砸了那个通话器然后把Scott带上床。而他脑子里剩下的那一块正在努力阻止这个想法。

可Scott看上去——他的头发被片刻前的Logan揉的一团乱,嘴唇因为亲吻而湿润饱满,甚至因为Logan过于粗暴的亲吻方式而有些肿。他的蓝眼睛湿漉漉的,盯着通话器像是Logan只是一盆绿色植物。

黑色皮夹克在酒店暖黄色的灯光下微微发亮,他的衣服让他看上去那么脏,眼神却又该死的干净,Jesus,他简直就像是Logan的性幻想活过来了。

等会,他忍不住皱了眉头,他的性幻想什么时候开始以Scott为模本了?

这个念头在他脑子里一闪而过,就立刻被Scott微弓着手指揉了揉自己的嘴角的画面给踢远了。

他终于忍不住走上前去,恰好听到Jean在通话器那头得意洋洋的“反正你们两个就是要装一对,装一对~装一对~。”

他按下了通话按钮,jean的声音突兀的消失在了房间里。他盯着自己导师瞪过来的蓝眼睛

“我们得走了。”

————————————TBC————————)——

scott大概就是从
这样↑↑↑

变成了


和↓↓↓这样

 
评论(17)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