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声名狼藉 13(kingsmanAU)

前情:

在Jean和Scott因为这种幼稚的问题你一言我一语的时候,Logan正在盯着他看。他脑子里有一大块区域都在要他现在就去砸了那个通话器然后把Scott带上床。而他脑子里剩下的那一块正在努力阻止这个想法。

可Scott看上去——他的头发被片刻前的Logan揉的一团乱,嘴唇因为亲吻而湿润爆满,甚至因为Logan过于粗暴的亲吻方式而有些肿。他的蓝眼睛湿漉漉的,盯着通话器像是Logan只是一盆绿色植物。

黑色皮夹克在酒店暖黄色的灯光下微微发亮,他的衣服让他看上去那么脏,眼神却又该死的干净,Jesus,他简直就像是Logan的性幻想活过来了。

等会,他忍不住皱了眉头,他的性幻想什么时候开始以Scott为模本了?

这个念头在他脑子里一闪而过,就立刻被Scott微弓着手指揉了揉自己的嘴角的画面给踢远了。

他终于忍不住走上前去,恰好听到Jean在通话器那头得意洋洋的“反正你们两个就是要装一对,装一对~装一对~。”

他按下了通话按钮,jean的声音突兀的消失在了房间里。他盯着自己导师瞪过来的蓝眼睛

“我们得走了。”

—————————————————————————— 

13

酒吧的音乐轰隆作响,鼓点声几乎要掀翻屋顶,舞池里只有五颜六色的光闪来闪去,就算离得近也只能看到对面人模糊的一个剪影。

Logan和Scott走入了舞池,舞池里人潮涌动,时不时有人暗示性的伸手触碰他们,然后在得不到回应之后讪讪离去。他们俩少有的沉默着,好在酒吧里的音乐在他们的耳边转来转去,掩盖了这一现象。

直到Logan首先发现了目标人物正在无耻的另一端搂着一个看上去有些瘦弱的男性跳舞,他才碰了碰Scott的手臂,示意他看那边。

“Oops”Jean看着屏幕里的画面,遗憾的说道“看来他喜欢的是你那挂,Scott”

Scott懊恼的塌下了肩,他们之前说好了的,总要有人去接近目标人物,而现在看来,这个人得是自己了。

真倒霉,他看了Logan在晦暗不明的光影里朝自己投过来的意味不明的一眼,然后认命的朝那个中年男人走过去。

在那个男人抬头看到他并且眼睛发亮的瞬间,Scott忍不住再一次想到:他到底是为什么会堕落到穿成这样来Gay吧吸引目标人物的注意来着?

都是Logan的错。

 

Cassius觉得自己最近的运气实在是不错,帮派里给的任务他完成的还不错,昨天被通知大概过几天就要去见见上面的大佬,这说明他很快就要飞黄腾达了。到夜店玩还能碰上一个合自己胃口的男人,这他妈就叫情场赌场都得意啊。

他看着走在前面的男人的屁股,破烂的牛仔裤也掩盖不了那东西的美好线条,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为自己一会的美好生活提前惊叹了一番。

平心而论,身为一个在黑帮混了好几年的人,他的自制力和警惕性实在是太低了。不然Wade的那张名单上也不会按从弱到难的顺序把他排在了第三位。

不过第一位和第二位在Logan去找他们的时候几乎是立刻就交出了该交的东西,这样一比起来,他这个平常深居简出还需要Scott出马引诱的人也不算太脓包。

最近北方帮派在芝加哥混的风生水起,他的戒心也低了不少,虽然昨天帮里的确通知了有个叫Logan·Howlett的男人需要他们提防,可他加入帮派的时间才不过短短六年,并不明白Logan有什么好让人害怕的。再说了,退一万步来说,他从没想过和Victor有仇的人会来找上自己。

总之,就是在这些各种各样的因素之下,Scott几乎是没费什么力气就让Cassius跟自己出了酒吧,并且拐上了旁边的一条暗巷。

小巷里暗的好像没有光,他一把拉住前面人的手肘,把人拉向自己。Scott闻上去就像是机车的味道,男人总是对这样的味道欲罢不能的。

“我想我们到地方了。”他把Scott推到墙边,身体蹭上去,手揉上Scott的腰,感受着衣料底下皮肤的触感,丝毫没有意识到这腰相比起他平常那些炮友来说,有些过于有力了。

“是啊”Scott看到Logan的声音出现在巷子口,他的手滑入Cassius的头发里,那样油腻的触感让他忍不住皱了眉,接着他五指收拢,猛拽住男人的头发将他的头拉向后方,Cassius的嘴巴才刚要触碰到他的脖子,就感觉头顶一阵剧痛,他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可紧接着他的下巴一阵剧痛,眼前这个男人手肘迅猛的击打过他的下颚,他听到自己牙齿撞在一起的嘎达声,口腔里瞬间弥漫起一股血腥味。

他还没来得及反击,Scott就抬起膝盖猛地击中了他的肚子,接着伸腿一踢,Cassius的身体就跟一团破布一样狠狠砸上了巷子另一边的墙壁然后又滑到了肮脏的地上,几乎是立刻就晕了过去。

这一扯击打加一踢的时间不过在短短几秒之内,利落干净没有半点拖沓。Logan眼睛都没敢眨。

小巷深处有老鼠悉悉索索的逃走。

Logan吹了个口哨走近了,看着倒在地上的男人和正在黑入他手机的Scott,忍不住为自己导师的完美战绩小小的惊叹了一声“你对所有试图亲你的男人都这么狠吗?”

Scott抬起头来,头发因为被揉过而显得乱糟糟的,他的蓝眼睛哪怕在这样的暗巷里也依然闪闪发亮,他瞪了Logan一眼,接着将视线放回手机屏幕,嘲讽着说道“真是谢谢你刚才的帮忙。”

Logan厚脸皮的耸了耸肩,“不用谢。”

Scott把Cassius的手机收进口袋里,北方帮派用的手机似乎都经过了某些改造,如果像是对付Victor那样加入后门程序监视行踪没问题,但若是要读取资料,只能通过本体手机读取,他察觉这样的设计对于帮派来说有些过于正式了,决定回去一定要和Charles讨论一下这个,看看是不是Erik做的。

他刚站起身,忽然听到巷子口有脚步声传来,然后几乎是立刻,他就被Logan拽了过去抵在了墙上,他的后脑勺磕在砖墙上疼的他忍不住嘶了一声,Logan的头蹭进他的颈窝里,炙热的呼吸扑上他的脖子,引起了一阵颤栗。

他察觉到了Logan的意图,没有出声。果然他们俩才刚刚靠上墙,就看到巷子口那转出来一个人。

“Cassius?”那人手里的手机开着灯,朝巷子里照了过来。

哪怕是逆着光,Scott都看出来那是酒吧里Cassius的手下,大概是察觉到什么跟出来找自己的老大来了。

Logan从Scott的颈窝里抬起头,眉头皱着一副被打扰的样子,面带怒色的冲巷子口的人低吼道“滚。”

他们两的影子遮住了巷子深处Cassius的身体。

那打手还在疑惑着,自己老大不是最喜欢在暗巷里解决这些事的吗?怎么不在这,难道今天去汽车旅馆了?

他还愣在巷子口的当口,就看到灯光里那个男人转过头咬上了被压着的男人的嘴,接吻的声音在巷子里响起来,黏腻的让人忍不住要起鸡皮疙瘩。

他一向不喜欢同性恋,要不是要保护Cassius可能这辈子都不会踏进Gay吧范围,所以他此刻厌恶的撇了撇嘴,手在空气中挥了挥“Get a Room!Buddy!”

院子里接吻的两个人没有理会他,他嫌弃的关了手机灯离开了。

 

他的嘴唇就像是最柔软的果肉,Logan这么想到。他察觉到身后的打手离开了,按理他应该停下来了,可是Scott的嘴唇这么软,吸引的他忍不住一直吮吸,仿佛不知餍足的野兽,在寻找让自己满足的源泉。

Scott的大脑像是热烘烘的一团巧克力,他察觉到他们吻的有些太久了,可是Logan的唇舌极具侵略性的席卷着他的,他的身体紧紧压着他的,手掀起他那件脏兮兮的T恤下摆钻了进去,揉捏过他的皮肉,他的注意力被这一切吸引了,完全忘记反应吻的太久了这个问题。

Logan的理智在告诉他停下来,再吻下去可不是一句‘为了任务’可以解决的了,可是Scott的味道混合着机油的味道往他鼻子里钻,他的牛仔裤磨得他的手腕发疼,皮夹克冷的像冰,这一切都太合Logan的意了,他实在舍不得放开手,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转身回酒店。

反正他们在酒店也吻过了不是吗,Scott也没拒绝,说不定他也喜欢呢?这么想着,他的理智就节节溃败,任由他沉沦了下去。

空气变得浑浊与炙热起来,他们的呼吸声被放大了,笼罩在两人的耳边,争先恐后的往他们耳道里跑,Logan的腿分开Scott的双腿,抬起了腿磨蹭着他两腿之间。

呻吟和喘息一点一点的从Scott的喉咙里爬出来,他的手指穿梭在Logan蓬乱的头发里,时而拽紧时而松开,那一点点痛感像是痒,火速的点燃了Logan的一切,他低吼了一声咬上了Scott的脖子,舌尖抚慰过Scott慌乱的喉结,把它含进去轻咬又放开,像是狼在玩弄着自己的猎物。

Scott的理智被欲望烧得溃不成军,Logan的身体带着无法忽视的热度,染的他的呼吸似乎都要烫伤自己的喉咙,他寻找着Logan的嘴唇,喘息声仿佛点燃了的火柴,正朝着一点就燃的干草堆迅速袭去,如果还不阻止,燃烧的火苗大概会迅速吞噬他们。

他轻轻的叹了口气,声音像是带着细爪的云,蹭的Logan浑身发痒,他盯上了自己导师的蓝眼睛,两人就在这样晦暗不明的小巷里对视着。

那双蓝眼睛太好看了,此刻在凌乱的发丝后像是冬天的深海,平日里是带着冰冷不容侵犯的风暴,此刻却是被夕阳照射着的柔软。

空气忽然安静了下来,此刻大概就是戏剧文化里被称为发现与突转的时刻,他们看着对方的眼睛,等着看命运和选择将他们带往何方。

Logan的眼睛扫过Scott的唇,那里湿润温暖,像是等待采撷的果实。Scott也低垂了眼,呼吸打在Logan的上嘴唇上。

Logan的眼睛是金棕色的,他的脸从来都是狠戾野蛮的,此刻却在巷子的昏暗灯光里柔软了所有刀锋,Scott低喘着,手在Logan的头发里缓缓拽紧了。

就在这个时刻,躺在地上的Cassius忽然呻吟了一声,似乎要醒过来。

空气被叮的一声打破了,两人像是忽然醒了过来,看着对方的眼睛,缓缓松开了自己的手,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Scott再一次踢了Cassius的肚子一脚,确保他再次陷入了昏迷中,接着他转身走出了巷子。

Logan在原地顿了顿,跟着走了出去。

 

他们打破了某些东西,再继续下去,就是两人都无法掌控的局面了。Logan懂这点,Scott也懂。

所以他们回到车上之后,默契的没有再提这件事,好像刚刚在小巷里什么都没发生。

Scott打开通讯器,重新和总部连上线,不消一秒,Jean的声音就出现在他们耳朵里“Hey,Boys,怎么样?”

“完成了。”Scott看着前方,发动了车子“你们可以连接手机了。”

“不愧是Statesman年度最佳啊”Jean在通讯器那头得意洋洋的说道,就好像是她完成了任务一样。

 

后来的一系列事情他们解决的又快又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人都已经没了顾忌,当他们收拾完最后一个帮派分子从暗巷里走出来,而Logan满脸血污却不以为然的揉了揉嘴角把手机丢到Scott那个副驾驶上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原来特工还可以这样。

他看着Logan不耐烦的转身开枪又给了身后的追兵一枪,然后拧着脸坐进车里,一脸“你他妈还不开车”的表情问道:“怎么了?”

“没事。”Scott踩下油门,Logan的后脑勺猛地砸中了椅背。他们身后的小巷里,北方帮派的人倒了一地。

原来Kingsman并不是都得西装革履文质彬彬,他瞥了后视镜里正挑着眉毛点燃了一根烟的Logan一眼。原来还能这样。

这样好像也不坏,他勾着嘴角笑了起来,车子向着夕阳呼啸而去。

两人的声音在空气中越来越远。

“有没有兴趣去和Victor打一架?”Scott的声音带着笑意。

“……我以为Kingsman的规章制度不允许我们在任务途中解决私人恩怨。”

“来都来了,不送他上路怎么对的起芝加哥。”

“那我们还在等什么?”

Jean:“Logan,你把我的Scott带坏了。”接着她的声音在通讯器里显得兴高采烈起来“需要我帮你们制定行动路线吗~”

 

三天后,他们从奥黒尔国际机场飞往阿姆斯特丹,Victor的尸体已经沉进了芝加哥河。

Logan把他扔下去的时候表情苍凉又严肃,Scott知道他一定是想起了Kayla,芝加哥的落日在他身后沉入地平线,天空昏黄一片,河水荡起水花然后吞没了Victor的尸体。

Logan的手在流血,他打的太狠了,以致于自己都受伤了。

这样的景致显得荒茫有悲凉,Scott走上前去,拍了拍自己搭档的肩,看着他抽了一口烟然后吐出白色的烟雾,然后随手把烟头扔进了河水里。

“走吧。”他打开车门。红框眼镜后的蓝眼睛深的发暗。

Logan转头朝他走了过来,终于把十年前的一切彻底丢进了芝加哥河里,他踏过过去的回忆一步步的走向自己的未来。

而在那,kingsman在等着他。

————————————TBC————————————

hey!everybody~!我爬墙回来了!

虽然接下来两个礼拜要做两个mv……

但总归还是回来了嘛。

这章芝加哥篇结束了,接下来就是阿姆斯特丹篇,某些角色又要出来crossover了~~~~

随缘一直崩真是好气

 
评论(17)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