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一副眼镜的自白【TBC

分级:pg13

警告。。。。。物拟人算不算警告?

++++++++++++++++++++++++++++++

我只是一副眼镜

一副红色的石英的眼镜

我的主人是一个高个的帅的过分的瘦子,他有很多副红色眼镜,碎过的没碎过的,裂开的和没裂开的,平常的和战斗用的,但那都是我你知道吧,就好像那么多副眼镜都只有我这一个灵魂一样,或者说和伏地魔的魂器似的,他带那副,那副上面的灵魂就被激活了。

上帝啊,我刚刚是说了我有灵魂吗?

这话可千万不能让X听到,X是一架轮椅,或者说,是好多好多轮椅,最原始的那种有轮子的,后来那种没有轮子的,这些轮椅都属于一个人,我们的X教授。

还有那只蓝色大猫的无边眼镜,它拥有一个说起话来细细微微的灵魂。咳咳,我觉得同为眼镜科,我比它酷多了!

X不喜欢听到我们这些物品,没错,物品,它是这么形容我们的,虽然是事实,但我总有一种被冒犯了的感觉。它不喜欢听到我们谈论灵魂,因为它觉得我们是没有灵魂的。耶稣啊,他上个礼拜来和我抱怨说教授越来越重了的时候可不像是没有灵魂的样子。

好吧我话有点多,可是我是一副眼镜,你得体谅我。

事实上,我觉得我最近话多的原因是因为我的主人越来越焦虑了。他的压力直接通过了不晓得什么东西传达给了我。

他当然不知道我是有灵魂的,知道的话得吓死。。。

好的说回正题,他压力越来越大了,我觉得罪魁祸首是那个最近才来学校的那个浑身都是金属的男人,没错就是那个会伸爪子头发乱七八糟的男人。

你们一定知道我在说什么的对不对。

他的爪子和我们是一类。。。东西,我见过它几次,它自我介绍说它叫爪子,哦拜托谁他妈看不出来你是个爪子啊。

它是个面瘫,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会面无表情的跟我吐槽说他主人最近又用它划了什么东西,大到坦克小到茶杯。——‘不过我曾经被猫舔过’说这句话的时候它居然有点小小的骄傲。

哦,可怜的爪子,每天被主人闷在皮肉里,大概不知道猫是最喜欢舔来舔去的了。

对不起,我又跑题了。说回我主人压力的问题,我觉得他压力大的原因,大概是他喜欢上那个男人了。

我真的很不想承认他是我主人,因为这品味实在是太糟糕了。

我喜欢我主人的上一个女朋友,红头发笑起来很好看,会很温柔的擦拭我,主人在和她说话的时候也温柔的让我忍不住想尖叫。

当然,我不会尖叫。别脑内那种我尖叫着然后我主人一道镭射光嘭的发射的情节了,你们在想什么!我当然不会尖叫我只是一副眼镜!

可是那个男人,也就是爪子的主人,他看上去很危险,我是说,以一副眼镜的阅历来说,他看上去就是那种漂浮不定浑身都是秘密的男人,他不适合和我的主人在一起。

可是我的主人很着迷。

虽然他表现的克制友好,和那个男人保持着恰当的距离,时不时用刻薄的话来掩盖自己的情绪,可是身为他的一部分,我知道我的主人现在沉迷的要死。

他喜欢和那个男人相处,虽然他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虽然老爱操纵我发射镭射光什么的,可是我问过X,我问它那种像蜜一样在你心口荡漾开让你忍不住想要微笑的情绪是因为什么的时候,它回答我,那是爱。X的主人是一个能读到人类思想的家伙。X和他一起见证过太多人类的感情。所以我对它的话深信不疑。

尽管这之后X问我说我是不是爱上它了,我默默的反射了一道餐厅的白炽灯光到他的轮子上以示我翻了个白眼。

我对会疯狂迷恋一个头盔的轮椅才没有兴趣。

所以我的主人大概是爱上那个男人了,我悲哀的想。我曾经跟爪子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以为他会WTF然后告诉我他的主人对我的主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毕竟Logan是个看上去直的不能再直,会在夜晚的party带回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女人的男人。

可是那个死面瘫只是瞥了我一眼,我看到他的刀刃上闪过一丝漂亮的白光。它面无表情的告诉我,Logan也对我主人有不一样的感情。

所以最终结果变成了我一脸WTF,而它在一边冷目以待的场面。

“所以这最终又是一个老套的不能再老套的双向暗恋故事?”我这么问爪子,它现在正被它的主人收在身体里,但它还是能听到我的声音。因为…你知道的,物品和物品之间总有我们的交流方式。

我听见它冷冰冰的声音“不如我们来赌一赌他们两个谁先表白?”

我就喜欢它这点,虽然是个面瘫,但八卦精神不输给楼下那个自己主人摘了自己碰谁谁死的那副手套,或者那个能穿墙的姑娘的那支钢笔。

“成交!”我兴奋的说道。

于是在一个暖洋洋的下午~别问我我怎么知道天气的,因为我的某个部分,我猜是日常用的某副眼镜被摆在了朝阳的书桌上,我喜欢阳光,那东西比我主人的镭射光温和多了。

于是在那个下午,我和爪子签订了协议。这个有关于双向暗恋的故事就这么轻飘飘的拉开了序幕。

————————TBC————————————

我把之前的吐槽挪到最后来了,这是一个神奇的脑洞,起源于我在微博上看到了那只英国的乌龟。。。活了一百多岁比女王待机时间还要长的那只,我就在想它看到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那些爱恨情仇在它眼里是什么样子的呢?因为我迷恋那种历史般的老旧感,所以我就在想我可不可以从一块石头的角度看狼队呢?【就是琴死的那个湖边小队长站的那块石头,它看到了小队长死去它看到了狼叔看着那副眼镜飘到自己手上的表情

妈蛋说的这么沉重。。。。后来意识到那快石头出镜时间太少了。。。

于是我就变成了一副眼镜。。。。

和论坛体一样,是写着好玩的。。。应该全程欢脱向吧。。。。

 
评论(14)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