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声名狼藉 7-8a(kingsmanAU)

前情:

Logan总是下意识的觉得Scott应该很讨厌007,毕竟对方也是业内天天上头条的特工,魅力和业务能力都是好得不行,他总觉得Scott应该因为各种各样的危机感而讨厌他。

这不应该是定律吗?一个狮群里同样优秀的两只狮子总要争出个高下才行。就和他讨厌Scott一样,Scott也理所当然的要讨厌James Bond才对。

可是此刻这两位特工却在他面前和对方谈天说地,压根看不出任何敌对情绪。

他皱了眉,下意识的觉得不耐烦起来。

这是雄性在潜意识觉得自己领地被侵犯时特有的情绪,虽然此刻的Logan压根没有意识到。但他的确因为此刻正在他不远处欣赏一副来自于谁谁谁的画的两位特工——他刚刚没听清楚服务员的介绍,他也不想听清楚——007站的实在是离Scott有些太近了,而开始非常不爽起来。

他是说,这家伙好歹是Mi6的人,Scott怎么可以这样轻易的就答应和他共进晚餐?万一这家伙是来套情报的怎么办?他不知道和James Bond共进晚餐就代表着你吃完之就要和全球最辣特工滚床单了吗?这是业界的定律他不知道吗?难道他想和James Bond滚床单吗!

想到这,Logan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然后想也没想的一把拉过Scott的手肘,力道之大都使得Scott的西装起了褶。

在交谈的两个人都停了下来,奇怪的看着他。

“我们……”Logan看着两双蓝眼睛“我们还是在餐桌边等着上餐比较好。”

Scott不明所以的皱了皱眉,还是回答道“好吧。”

007转了转眼睛,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两,觉得这顿晚餐大概会非常有趣。 =========================================

写在前面的话:注意!!!!Kingsman第二部的预告今天出来了,美国那边的总部在电影里叫statesman,所以这篇文里的美国总部也改名了!当然为了方便还是以kingsman称呼的,那改名有什么用呢??强行联动你造吗【x】

所以这篇文里的kingsman和statesman都是用来称呼他们的【。】

顺便这章有00Q预警,但也就一两句,希望雷的小朋友能提前避雷。

7

Logan先声明,吃饭吃到一半把桌子打垮了不是他的错。

都怪那位英国的“好好先生”,他看着隔着一个桌子朝自己一脸无辜的Bond。

而Scott则站在一边一脸“WTH”的来回看着两个人。然后气急败坏的强调道“你们要知道,我们只是吃个牛排吧。”

确定的不能再确定了。Logan没好气的扭了扭头,Scott熟悉他这个动作,每当Logan这样做的时候就代表他准备好好打一场了。以往在和敌人对打的时候他总是很乐意看到他露出这个表情的。

可是现在不是和敌人对打啊!对面的可是大英帝国的利刃,谁知道这样打起来会不会闹出什么国际争端。而且Logan的脾气也闹得非常的莫名其妙,他是说没错,他的确察觉到今天Bond对自己有些过于热情了,但Logan应该看出来他只是在开玩笑的,毕竟他们这种人,逢场作戏家常便饭罢了,他为什么忽然发这么大的火!想到这,他盯着Logan,警告的低声叫了他的名字“Logan。”

Bond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异常的嘴贱,他在一边张张嘴似乎又准备说话。而Scott瞪了正准备开口的007一眼,满脸都写着“如果你再敢说句话刺激他我就拿把.60冲你脑门开一枪!”

Bond无辜的摊了摊手,他只是冲着Scott喝了杯红酒而已,他甚至都没说话,噢,他可能叫了一两句Darling之类的,啊,可能还‘稍微’质疑和吐槽了一下Logan的专业水准。但是那是礼节。桌子垮了的这个锅实在不应该算在他身上。

去你妈的只是喝了杯红酒,Logan愤愤的想,当自己没有看见他的小指使劲摩擦着Scott的指腹吗?他也是个男人,他知道男人想勾搭另一个人上床的时候会怎么样。

Scott朝桌子一左一右的两个人伸出了手“Boys”他勉强笑着“咱们都是成年人了,像个成年人一点怎么样。”

Bond却无视了他,向Logan敲了敲自己的耳朵说道:“别担心,我的一生所爱在这呢。”

Q在他的耳机里笑出了声“真敢说啊007先生。”

Logan还是瞪着他,007觉得要是Scott不在场,估计这位Wolverine就该龇牙咧嘴的朝自己扑过来了。

他只是想逗逗Logan,谁让他已经一个月没出任务了,他太无聊了。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自己挺喜欢的同行,旁边还跟着一个看上去这么有意思的学徒,他总得让他们感受一下英国的待客之道。

英国的待客之道就是使劲怼对方把对方气到掀桌子吗?相信我,你不会想和James Bond讨论这个的。这时候只要点头就好了,是是是您说的都对,这样。

“Bond”Q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影像,那位叫Logan的美国特工好像真的很生气了。他好心开口提醒:“你该干正事了。”

007闻言耸了耸肩,他一向很听他军需官的话——他是说,在他没有生命危险心情也挺好的时候——所以此刻他拉过身边椅子坐了下来,朝依然站在对面冲他怒目相向的Logan道“咱们先说正事怎么样。”

Scott也坐了下来,餐厅里的人早就跑的差不多了,只剩他们这一桌三个人。Logan瞥了Scott一眼,也拖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钢制的椅子脚在地上划出刺啦刺啦的响声,难听到Bond皱着眉摆了摆头。

“你最好快点说完。”Logan不耐烦的在椅子上活动活动了脖子,浑身上下充斥着街头拳手的痞气。

007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把Kingsman今年的收人制度,才开门见山的直接说道“Ophelia在死之前来过伦敦,她去的地方刚好是监视盲区,而她在那里带了三个小时。我想她绝不是在那里逛超市吧。”

Scott倒是三个人里最早进入状态的那个,他思索着眨了眨眼,然后问道:“让我猜猜?上线?”

“没错。”Bond赞赏的看了一眼Scott,顺便再一次忽视了Logan“她的上线,K·Thorne,现在正在MI6关着呢。”

K·Throne,也是曾经的Kingsman特工之一,不过早已经退休,按道理不应该出现在英国。

“我猜我们没机会见见他了?”Logan扫了他们两人一眼,觉得自己可能要不爽到爆炸了。

Bond一脸装模作样的为难:“他可是我们先抓到的。”

Logan不悦的深呼吸了口气,告诉自己要专业。绝不能再和他吵起来了。

但是007接下来就朝Scott微笑了起来,他被称为大英帝国的利刃不是没有原因的,除了他出众的业务能力和绝不会叛主的衷心,还有就是他真的很像一把剑,笑起来的时候可以秒杀众生那种。

Logan的眉毛跳了跳,然后紧紧的皱了起来。

Bond笑着对Scott说道“不过你要见他的话,我倒是可以和M讨论一下。”

“Bond”Q在他耳机里无奈开口“不要再戏弄Logan了。”

“哦,你叫他叫得真亲密,我亲爱的军需官。”007旁若无人的开口,剩下Scott和Logan奇怪的对望了一眼。“我都快要嫉妒了。”

Logan的眉毛又跳了跳松开了,他开始觉得面前这位英国特工嘴上没几句正经话,实在不值得生气。——这和传说中的James·Bond太他妈不一样了,说好的冷面特工惜字如金呢?

Scott无奈的叹了口气,决定把他们三个仅剩的专业素养拉回来一点,他咳了咳,吸引了面前两位的注意,他的手交叉叠在了膝盖上,这是他和别人谈话时最常用的一种姿势,往往这样做就代表着他要认真起来了。所以Logan也不自觉地坐直了身子,听他讲话。

“我猜如果我要求你们把他转交给Statesman,你们也不会同意了?”Scott盯着Bond,蓝色的眼睛里不再见刚刚的无奈和轻松。

007也将心思放回了正题,他懒懒靠回椅背,西装被拉出好看的褶,毫不示弱的回答了Scott:“你明白这不可能。”他捡起旁边矮桌上的西餐刀,无聊的在手里转了转。“他虽然曾经是你们的特工,但现在Ophelia身为英国公民,一位英国公民在见了他之后不到几个小时就死了,我们总要先审问他。”

其实他们都知道这和什么见鬼的英国公民没有关系,因为Ophelia的身份特殊,Mi6不会允许Kingsman比他们先搞清楚事情真相的。

“你知道他们现在一股脑的出现在英国这很奇怪吧。”007补充道“他按照规定,原本应该在你们的地方好好呆着的,Scott,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他们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Statesman的叛逃特工忽然死亡,她的上线原本应该好好呆在自己的活动区域却忽然瞒过总部抵达了伦敦,这一切怎么看怎么显得Statesman出了什么大纰漏,而当这些大纰漏与英国相关的时候,想让MI6插手不管怎么也不太可能。

Scott和Logan对望了一眼,对于现在的第一选择就是说服007不要插手这件事而心照不宣,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压根没有任何线索,更别说Ophelia笔记本上那个意义不明的‘菲尔德档案’,如果Mi6还来插一腿,事情可能就会比以前更加混乱了。

想到这,Logan开口了“你要怎么样才能不插手这个案子。”

他就是学不会那些西装包裹着的拐弯抹角,他从来直接又粗暴。是以007听到这句话觉得意外也很正常了。他似乎忽然对Logan有了兴趣,终于不再把他当一个普通的‘衣冠不整’的实习生看待了,他的蓝眼睛看着Logan,嘴角微笑浅的就看不见,让他看上去有些莫测“我想我有点喜欢你了。”

Logan翻了个白眼:“那我还真是深感荣幸。”

Scott没理会他们,他知道007手上一定有些什么东西,需要他和Logan去解决,不然片刻前他也不会说‘有东西要给你。’他知道007现在处于‘休假’时期,而他知道对于特工来说‘休假’意味着什么。

而这次Band得到了线索,却不能亲自去调查,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Mi6里一定有了不正常的地方,或者是人,又或者是来自于Mi6外的威胁,他知道大英帝国有的是人想要架空军情六处,而且还想要罢黜00特工很久了。

思索到此,他看着Bond道“我同意。”

“噢”Bond赞赏的看向了Scott,有些东西不用说明白,该懂的人自然会懂。所以他终于站了起来,扣上了西装的两颗扣子。手里的西餐刀钉回了桌子上。“那么,静候佳音?”

Scott微微点了点头,目送着007走出了餐厅大门。

要是几个月前的Logan,一定会觉得现在这个发展非常的莫名其妙,号称007的男人莫名出现,言语中透露了些许信息,却也表示绝不会把证人让给他们,同时任何线索也没有给他们留下。这怎么看怎么让人一头雾水。

可Kingsman三个月的训练不是白费的,所以此刻他和Scott对视了一眼,了然的将目光投向片刻前被Bond拿在手里把玩,此刻好好的插在他们连面前桌子上的那把西餐刀上。

 

“Jean”Scott关上了安全屋大门,Logan检查了一遍屋子,确认没有任何窃听设备后向自己的导师点了点头。

Scott一边呼叫着Statesman总部的Jean,一边打开了自己的电脑,然后他几下拆开了那把西餐刀,把中空的刀柄里藏着的芯片拿了出来。

“Scott”Jean连上了线。“和007的会面怎么样?”

“MI6出事了。”Scott意简言骇“他没有办法透露太多,但他应该给了我们需要的。”

“MI6出事了?”Jean皱了眉,Statesman总部被炸,007出现闪烁其词却又给了他们的需要的信息,这代表着什么?

“我会把资料传给你,”Scott快速的翻阅着资料“记住,对方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可怕……k·Throne被抓了,你一定要保护好教授。”

“I Will”Jean接收了资料,然后迅速删除了痕迹。她的大脑已经记住了资料的一切。“不过为什么MI6会出事,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上面说k·Throne说到了一个关键词——格兰特公园?”Logan扫视着资料,指着一个地方示意Scott看。

“格兰特公园?”Jean奇怪的反问“芝加哥?”

“Yes”Scott看着屏幕上的图片,那上面格兰特公园的标志建筑白金汉喷泉正不间断的朝着天空喷着水,他和Logan对视了一眼。视线再次转回屏幕图片密密麻麻的人群一侧,刻意躲闪着镜头却不小心被游客自拍照照到的k·Throne身上。这位退休的特工实在是太老了,他奉行的隐秘标准在现代社会无所不在的手机镜头前显然不堪一击。

Logan的手指打了打桌子,声音低沉:“看来我们得去一趟芝加哥了。”

 

8a

Logan不喜欢芝加哥,他年轻的时候曾在那座城市待过很长一段时间,从十六岁到二十五岁,几乎占据了他现有人生的三分之一。

Scott也不喜欢芝加哥,哪怕这座城市是美国主要的城市之一,不管从历史还是经济他都无可替代。但那些高楼大厦和漫长海岸线孕育的帮派文明让黑帮在那里大行其道,他讨厌混乱。

就和他讨厌Logan一样。

其实Scott也说不清楚他到底讨厌Logan什么,但是大概是因为第一次见面就不太友好的关系,Scott总是将讨厌和Logan·Howlett挂钩。这个比他年长太多的男人完全就是混乱的代名词,穿不惯西装,哪怕被教授勒令穿上用不了多久也会弄脏弄坏。他那一身过于明显得肌肉与皮夹克的相性显然大于西装——虽然Logan穿上西装的时候让Emma赞叹了很久——但Scott还是觉得他不适合西装,就和他不适合Kingsman一样。他刚进Kingsman训练那会,还差点和一个女学员在医疗室里搞起来。他简直就是混乱。

Scott十六岁的时候就被教授招募了,他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学着让自己知礼克己,让自己以一个特工的视角去思考,去分析利弊,并且按照自己分析的一切行事——当然,偶尔他也会任性一下,按照自己的想法来——不过他大多数时间,的确是做到了Charles第一次见到他时所希望的那样,是一个优秀的Kingsman特工。

哪怕在进入Kingsman之前的人生,他也是最标准的那条直线,会被挂在高中走廊的优秀学生栏里用来当榜样的那个。

所以想起来,他会讨厌Logan也是自然而然的。Logan太随性了,Scott看过Logan的档案,从小就在街区自己摸爬滚打的长大,十三岁就自己搭着车迈出了纽约,十六岁就因为在芝加哥参加帮派斗殴留下了青少年案底——一般来说,青少年案件是会被封存的,可是Scott是什么人?他总能看到自己想看到的。而Logan,他在芝加哥北方帮派里混的很好,可是后来他却离开了芝加哥,跑到纽约打拳,打了一两年本来准备出战UFC,却最终选择了地下拳台。

可以说他至今为止的一辈子,都是自己杀出一条路来保证生存的。

Scott当然明白这个,可是他就是克制不住的对Logan感觉讨厌,他们就像完全不合适的两个长方形,Scott也会有离经叛道的时候,但绝不是像Logan那样的。而将两个大小不一的长方形硬塞进一个正方形框里的时候,总会磕绊到对方的。

就像现在这样。

Scott打开了舱门,飞机里的密室,Logan的新西装已经好整以暇的挂在那里,只等着他来穿上。“穿上。”

“我刚刚叫你给我个任务。”Logan瞥着他“不是叫你给我一件西装。”

“想当个Kingsman就得穿西装。”Scott摆了摆头“这就是你的任务。”

“我们可是要去芝加哥。”Logan挑起了半边眉。

“我知道。”Scott毫不退让“只要不是下海潜水,你都得给我好好的穿着西装。”

Logan看着自己导师固执的样子,没忍住爆了粗口“操你,Scott。”

Scott毫不在意,他把Logan一个人留在了更衣间,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红框眼镜下的蓝眼睛甚至还带着笑意。“等到哪天你可以做到的时候,你可以试试。”

Logan抿着唇翻了个白眼,嘭的一声滑上了更衣室的门。

 

把自己塞进一件西装并不简单,尤其是对于Logan来说。

他看着镜子里已经穿好了白衬衫的男人,镜子里的他的头发依然乱的像草,在他头顶堆出的形状就像猫耳,他的领带挂在脖子上,而他甚至连抬手去系个温莎结都不愿意。

“嘀”的一声,更衣室的门再次被打开了,Scott出现在了门口,他慵懒的语气一听大约是因为刚刚喝过一杯还不错的Romane Conti*2“我们还有十五分钟就要降落了,别告诉我你还——”

他抬起头,然后愣住了,对会看到这样的Logan感到有些意外,镜子前的男人表情狠戾,明显很不耐烦。白衬衫松松的扣着,连西装裤的皮带都还没扣上,菱纹领带挂在脖子上,整个人看上去——非常地有某种暗示意味。

换句简单的话来说,这样的Logan就好像刚从某个人的床上下来,浑身带着痞气到爆炸的荷尔蒙。

Scott顿了顿,语调生生的转了个弯“你还没穿好。”

Logan不耐烦的转回镜子前,他的手指扯正了自己的衬衫领子,语气不善的说道“还真是谢谢你告诉我啊。”

Scott笑了起来,这个男人是真的很讨厌西装啊。

“你到底要在那里笑还是过来帮忙?”Logan没好气的问,不想承认自己是真的很不喜欢系领带。

Scott忍不住边笑着边走上前去,就和以前教自己那些学员一样,扯着Logan的领带把他掰向了自己。

Logan因为忽然过近的距离而忍不住皱了眉,然后他看到了眼前的Scott笑着帮自己扣好了衬衫扣子,指节发出的热度靠近了他的喉结,然后在那里徘徊了一会又离去了。

Logan几不可闻的发出了一声叹息,Scott没有注意到。

他正忙着帮Logan打领带,他知道Logan最痛恨的大概就是打领带结这个过程,所以此刻他无奈的几下帮他打了个漂亮的温莎结,最后帮他撑了撑衬衣领子,才又满意的抬头看他,似乎是在看他哪里还不对,然后他发现了Logan完全没用上袖扣。

在Scott低头帮他扣袖扣的时候,Logan没注意到自己正利用着身高优势紧紧的盯着他导师的嘴唇,锋利如刀削的嘴唇,在更衣室的顶灯照射下显出不正常的饱满的红色,他知道那张嘴有多欠,会奚落他,会嘲讽他。他也知道那张嘴有多好看,勾起微笑时尖尖的嘴角,思考时会不自觉地咬住下嘴唇。牙齿会在那饱满的红色上压出泛白的边,就像石榴籽。

Logan忽然很想吃石榴。他注意到的时候,他已经不自觉的微低了头靠近了Scott一些。他强迫自己退开了半步。

Scott刚好别好了袖扣,他满意的扫视着Logan——虽然他对他的发型还是不满意,但他觉得这对于Logan来说大概已经是圣诞节了——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学徒在灯光里表情莫测的盯着自己,眼神里尽是风起云涌的欲望。

他离开了更衣室:“现在把你的外套穿上,我们快要降落了。”

——————————TBC——————————

注释1:红酒牌子

 
评论(10)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