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声名狼藉 11(kingsmanAU)

随缘主楼:http://www.mtslash.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7446&page=1&extra=#pid4268462

还是希望大家可以去随缘留个言啥的,而且这篇是NC17的,如果有r一定是只能放在随缘的,所以希望大家提前收藏好。

顺便美女与野兽你们怎么都想看开车啊!!!人兽也!!!那篇里的scott还是个孩子啊!x!而且那是童话啊!!!

前情:

Scott出来的时候Logan刚打完一场,他的西装外套轻飘飘的落回他手臂,干净整洁的仿佛刚刚没有被自己的主人用来当杀人工具似的。

那些雇佣兵在他周围倒了一圈,死的死伤的伤,大厅里的客人早就吓得四散而逃了。

所以Scott出来的时候就是看到这样的画面,衬衫凌乱,领结散开挂在脖子两边的男人表情狠戾,一看就知道刚刚经历了一场奋战,但他的气息依然很稳,正满脸不耐烦的踩着一张单人沙发喝了一口威士忌。

那个画面,用Jean的话来说,就是真他妈辣的过分。当然更让Scott满意的就是他的西装还完好无损的挂在他的手臂上。

他的这位学徒终于学会了怎么穿着西装打架。

“搞定了吗?”他等着Logan喝完杯子里的酒才开口。

Logan把手里的杯子放回桌上,告诉自己现在心跳如擂鼓的声音一定是因为肾上腺素过度分泌,绝不是因为他的导师站在房门口乖乖等他喝完酒的样子太他妈乖太他妈让人想上了,绝不是。logan站直了身子:“你再不出来我就要无聊死了。”

Scott撇撇嘴,扬了扬手里的文件夹,朝门口走去:“走吧,我们去看看这位非常好敲打的Shell先生到底给了我们什么。”

 ===========================================

11

Scott一直没问过Logan当年怎么会离开芝加哥,他从不考虑学徒的过去,那是教授该考虑的事,他只知道教授告诉他Logan的过去没问题,那就一定没问题。

但是芝加哥在Logan的人生中存在的印记长达十年,而如今他们在这里,Shell·Quern的线索直指北方帮派的情况下,他还不问问,就算不上一个合格的特工了。

那是他们得到线索的那天午夜,芝加哥的月光照着这片摩天大楼耸立的城市,Logan知道这一切和北方帮派大佬之后,少有的沉默了下来,然后在Scott给Charles汇报情况的时候无声无息的出了套房的门。

Charles看着Scott给他发过来的资料,察觉到Shell提供了一个特别的名字‘Magneto’。这个名字他们太熟悉了,这也是Scott一回来就汇报情况的原因。

代号Magneto的特工Statesman的每个人都知道,毕竟在刚加入,了解Statesman历史的时候,这个名字就让人无法忽略。

Erik Lensherr,Statesman目前唯一已知在逃特工,他曾经是Statesman的骄傲,专业素质好到让Statesman在国际上的名声一度好过007所在的Mi6,甚至强压了英国本部的Kingsman一头。他让Statesman变成了一个让所有犯罪分子都闻风丧胆的组织,他和Charles一起加入,和他并肩战斗一起壮大了Statesman。然后他跑了。

他叛逃的原因Scott并不清楚,毕竟那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哪怕Erik已经作为反面教材在所有新入职的特工的教科书上摆了二十年,那书也并没有把Erik离开的原因说清楚。

Charles是知道的,可是Scott从没问过,他从未想过有哪一天他会和这位叛逃特工再次对上,他以为Erik只是厌倦了打打杀杀,隐姓埋名找个地方生活去了,就和前几天死了的那位Ophelia一样。

但显然不是这样。Charles回想起当年埃塞俄比亚的安全屋里,他的搭档在和他激烈的争吵过后,开枪打碎了他的膝盖。

他现在还记得那个时候Erik的脸,隐没在黑暗里带着锋利的棱角,蓝眼睛深的发暗。

“我厌倦了,Charles”他看着倒在地上痛苦地捂着膝盖的Charles,转开了眼神“你不该阻止我。”

“你不能就这样离开”Charles当时还太年轻,还没修炼出后来的能轻易说服别人的气场,他咬着牙低吼道:“你这是叛国。”

“国家?”Erik像是被逗笑了,他似乎是终于忍不住,走过去扶起了Charles的头。他无奈而又带着不可改变的固执“你知道我们保护的那些人里有多少是败类吗?为什么我们一次次的出生入死是为了保护那些十恶不赦的人?他们,还有他们所说的世界。根本不值得我们拯救!”

“你不应该采取这种方式!”Charles想伸手抓住自己搭档的衣服,可是膝盖上钻心的疼痛让他应接不暇,疼的他额头上满是冷汗“你不应该把Kingsman所有的一切都传上黑市,你知道这会让多少人死去。那些人里又有多少是我们的朋友!”

“我以为我们是一边的。”Erik抚开Charles散落在额头上的卷发,他一直很喜欢Charles的蓝眼睛,尽管这双蓝眼睛里此刻满是失望和劝阻,他也觉得美极了。

他固执而又深情“我希望我们是一边的,我以为你能懂我,你知道我们要的东西是一样的。”

Charles在那一刻明白他心里以为的那个Erik已经远去了,他的蓝眼睛里不再饱含劝阻,而是无奈地笑了起来,像是已经接受了这一切,他的眼泪沿着脸颊打在安全屋冰冷的水泥地上,眉毛微皱了皱最终坦然的松开了“不,我的朋友,很抱歉……”

他看着自己的好友兼搭档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但我们不是。”

Erik就那么一走了之了,Charles躺在安全屋的地上没多久就等来了营救的队员,但他的膝盖碎的太厉害了,在接上钢钉复建重新挑选搭档和彻底放弃自己的腿之间,他选择了坐上轮椅,不再出外勤。

Scott对Erik的了解仅限于此,这还是教授心情好的时候跟他说的。Charles谈起Erik的语气太云淡风轻以至于让他有些疑惑,问道:“你就没有怪过他打伤你吗?”

轮椅上的Charles笑了笑“那时情况太混乱了,他一心想逃,而我一心想拦住他,那两颗子弹……大约是个意外。”

大约?Scott听了也不再对这个问题穷追不舍,没有人能接受自己曾完全信任的伙伴会朝自己开枪的事情,他不想拿这件事一直戳痛Charles。

而如今,Erik的代号再次出现在他们的任务里,这一定会让Charles非常困扰。

Scott皱了眉,Shell·Quern说过这个叫Magneto的人最近一直在北方帮派大佬的身边,他会和炸了Westchester有关系吗?

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为什么忽然决定要炸了自己当年工作的地方?

Scott还在思考着,忽然又听到Charles在屏幕那边说道“北方帮派……Scott,你一定要多注意Logan。”

Logan?Scott这才想起自己的搭档片刻前出了门还没回来。

Charles在屏幕那边担忧的叹了口气。

 

Scott在楼顶找到Logan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他刚结束了和Charles的汇报,就发消息问自己这位莫名其妙消失了一个小时的学徒去了哪里。

身为学徒,如果和自己的导师分开,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之内必须和导师汇报自己的位置,这是Statesman不成文的规定。

Logan回了他两个字“楼顶。”

Scott爬上楼顶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学徒身边摆满了空酒瓶,坐在大楼边缘抽烟,奶白色的烟雾升腾在墨蓝色的夜里,掩盖着他的神色,让人无法判断。

如果有人经过大概以为他要想不开了。

“线索已经出来了。”Scott在原地顿了顿还是走了过去,手插在西裤的口袋里,脊背挺得笔直,像是一颗生长了很久的树。他看着Logan的背影,后者的头发被芝加哥的夜风吹得乱七八糟,他只穿着白衬衫,苍老的仿佛已经走不动路的老人。

北方帮派和Logan的纠葛他刚刚都听Charles说了,明白此时的Logan心烦意乱也是正常的。他叹了口气,还是开口“我们得走了,我们必须从北方帮派的一个部下下手,每天除了这个时候他会固定的出现在老桥酒吧之外,其他时间我们没那么容易逮着他。”

Logan听了他的描述,已经知道了他说的人是谁,嗤笑了一声说道“让我猜猜,Victor对老桥酒吧的鸡尾酒还没厌烦吗?”

Victor Creed,北方帮派老大手下第一人,他们老大似乎对抛头露面很不感兴趣,每当有需要出席的场合都会让他这位部下代替他出席,是以他的名字在芝加哥黑帮也算是让人闻风丧胆。

北方帮派的老大业内很少有人能说清楚到底是谁,所以Victor从各种意义上直接成为了大多数不知情群众形容北方帮派时的代名词。所幸的是Statesman并不是不知情群众。

Sinister·E*1——又或者说是Nathaniel Essex,这个名字对美国民众来说比前一个更加熟悉,在大多数媒体报道和杂志上,他都是研究进化的科学家,时代周刊曾经为他做过一个专题叫‘改变进化的男人。’文中把他和达尔文同比作了“上帝赐予人类拨开生命谜团的礼物”。然而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位科学家的白大褂下还藏着一个叫做Sinister·E的男人,他掌控了芝加哥北方帮派多年,运用这座城市得天独厚的条件为自己淘来大笔大笔的金钱,贩卖人口,毒品走私,军火走私——他几乎无恶不作。

之前Lucky·Quern还在世的时候,芝加哥还是有人能制衡他的,可惜那个老头子死了,顶替上位的侄子又惜命的紧,如今的芝加哥,表面虽然仍然是南北两帮派一分为二,但其实有不少地盘都被北方帮派收割了。

Logan当然也知道,毕竟他在北方帮派混了八年,如果还不知道自己到底为谁卖命就太白痴了。

他没能见过Sinister几次,Victor那时候拍着他的肩膀说放轻松兄弟,你不能去找大佬,你只能等着大佬来找你。可惜他还没有等到被Sinister喊去见面,就发生了那件意外。

Scott看着自己学徒的背影,自己都没发觉自己皱起了眉头,他想开口说些什么安慰,却最终只是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牛津鞋“我需要担心你对过去的朋友手下留情吗?”

Logan站了起来,手里的烟头随意的扔到了地上,鞋尖毫不留地碾了上去,黑暗中男人的语气冰冷而又残酷“Victor可不是我朋友。”

+++++

Scott对Logan的计划完全不同意。

“你不能这样”他站在原地冲Logan大吼着,好像希望能把这句话吼进Logan脑子里一样“你好不容易才和他们一干二净,你不能就那么走过去让他看着你。”

“你能想到更好的办法吗?”Logan反问“你知道这一切有多紧急,那个谁,Magneto,刚加入的时候你们说他有多危险我可没忘记,他现在就在芝加哥,就和爆炸有关,我们哪有时间一项一项的想好计划,他跑了怎么办?”

“Logan”Scott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对片刻前他提出的问题穷追不舍“你能保证自己见到Victor的时候不动手吗?”

这个名字似乎让Logan生气了,他顿了顿,然后点头了“我们搞到了Sinister的地址就走,就算Victor知道我在芝加哥,也不能对我做什么的。”

Scott气恼又无奈的看着他,他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这位学徒固执起来比自己还可怕。而对于Victor和Logan和之间的纠葛,他也毫无立场和说服力来劝Logan放弃,毕竟他可没有一个深爱的女人死在别人手上过。

Kayla*2,这是教授告诉他的名字,他无法去猜测这个女人是什么样子的人,是否值得Logan当年炸了北方帮派地一整个据点还把Victor打的住进了医院。——据教授说,那个叫Victor的差点就死了——Logan似乎一直挺后悔这个,没有把Victor彻底打死就离开了芝加哥。为此他被北方帮派追杀了整整三年,现在Logan的名字都还在北方帮派的人头名单上。所以Scott才会说Logan想了个馊主意,他不应该和Victor正面交锋。

但是Logan看着他,眼里的悲痛和严肃混合出一种奇妙的说服力,Scott提了口气,最终点了点头。

+++++

芝加哥的酒吧还没进门,就能听到里面的音乐轰隆隆的几乎要吵翻天,Scott依然一身西装,只是摘下了袖扣和领带这种过于正式的东西。Logan却换上了平常的装扮,他们的任务是在Victor的手机里装入后门程序,看看他们那个从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大到底藏在哪。

酒吧里五颜六色的光打的两人身上五彩一片,Logan一眼就看到了Victor坐在最里面他常在的那个吧台,Logan转过身,避免和自己的故人正面交锋,然后打了打Scott的手臂,示意他往那边看。

Victor坐在吧台边,四周空无一人,打手们分散坐在离他不远的四周,在这个吵闹的酒吧里分出了一块安静的区域。

Victor比平常人要敏锐谨慎的多,Logan知道他们很难有办法靠他足够近安装后门程序的。

所以他决定铤而走险。

他给了Scott一个眼神,看到后者虽然担忧却还是转身离开了他去往吧台,装出一副小白兔的样子,而Scott的脸搭配他的表演让这一切看上去可信多了。

Logan站在原地定了定神,然后直直的朝着Victor的方向走了过去。

+++++

Victor原本以为今天又是一个无聊的夜晚,本来最近已经够无聊了,毕竟Shell·Quern完全没什么好担心的,他们手底下的生意顺利进行,除了偶尔有那个什么私法制裁者出来搅局,却并不会影响到他身上来。

无聊到让他都有点想念某个消失已久的故人了。

然后他就在一片镭射灯里低头抿了口鸡尾酒,再抬头就看到自己的保镖身前站着一个男人。

那男人穿着皮夹克,看上去老了很多,眼神依旧如多年前抱着那个女人尸体冲自己大吼时那样,充满恨意。

Victor愣了大概有一秒,然后开心的笑了起来,放下了酒杯,示意保镖闪开,然后朝来人张开了手“看看这是谁回来了。”

Logan计算着他们的距离已经足够近,现在只需要拖延时间让程序安装成功,而Scott在吧台边尽量表现出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心里默默希望身边人不要注意到他,他不想多生事端,应付别人太麻烦了。

可惜他这样好像偏偏很合别人的意,有女人摇摆着自己的身体靠了上来。

而这边Logan看着Victor:“你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

Victor表情在照来照去的镭射灯光里看不真切,他像是在笑,可是完全不能让人感觉到半分暖意。“当然,你生日要到了嘛。”

Logan觉得恨意仿佛汹涌的波涛在他心里涌动着,蛊惑劝说着他,让他伸出拳头把面前这个人狠狠打一顿,把十年前没有完成的事情完成。可是身后的Scott的身影在提醒他这是任务,他不能冲动,不能毁了一切。

但他还是忍不住开口狠狠的说道“你知道我并不怀念生日。”

Victor朝他挤了挤眼睛,脸上依然还在笑“哦,你还没忘记那个女人呀。”

Logan几不可觉的咬紧了牙,他顿了好一会才继续说道“你知道你逃不掉的。”

像是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Victor哈哈大笑起来,笑声让舞池里不少人都看了过来,然后他拍了拍Logan的肩膀“不要告诉我,你大老远的从纽约跑到这里只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Logan听到耳机里提示音宣布后门程序已经安装完成,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猛然伸手握住了Victor的手腕,把他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狠狠的拽了下来,然后他逼近了,像是发怒的天神,“十年前我说过的话,我一定会做到。”

然后他恶狠狠的甩开了Victor的手“等着吧。”

他转身离开。Victor在他身后满不在乎的伸开了手臂,他明白如今的自己比十年前的自己更不需要害怕Logan,他已经是北方帮派的第二把手,而Logan,还是那个Logan。心慈手软,成不了大事。所以他得意的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大声说道:“欢迎回到芝加哥“他朝着男人的背影举了举酒杯,然后抬头一口喝干净了里面的酒“然后就安息吧,Logan。”

Scott赶紧推卸了身边姑娘的邀请紧跟着Logan走出了酒吧大门。他还没来的及走到正狠狠的击打了酒吧门柱一拳来发泄愤怒的Logan身边。就察觉身后有人接近了。

那人的手摸上他的腰,酒气顿时侵袭了过来。Scott下意识准备出拳的手放回身侧,大概是酒吧门口的醉汉,而他不好在此时出手,Victor不可能看不到这一切。

“Ha,Baby”那人的嘴唇贴着Scott的耳朵,大约把他当成今晚的一夜情对象了。他暗示意味极强动了动自己的跨部“你需要安非他命还是‘毒蛇?’……”

Scott翻了个白眼,毒贩子。还真是非常有眼力见找上了他啊。

那男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摸了一个可以把他全身骨头拆散再组合再拆散的男人的腰,他只知道这个男人太他妈对自己胃口了,他在酒吧里就注意到他了,那一身紧紧包裹着身体的西装,还有他挺翘的屁股。那张看上去年轻的过分的脸,他等不及想把他弄上床了。所以此刻他继续用挑逗语气说道“又或者是……你需要一个男人?”

说完,他还轻轻朝Scott的耳朵里吹了口气,看着近在咫尺的Scott的耳朵,甚至还想伸出舌头去舔。

Scott已经忍不住了,事实上如果不是他良好的专业素养的话,这个男人现在已经被扔进芝加哥河了。而在忍无可忍的此刻,他已经开始在脑子里构想怎样把这个男人腐蚀成渣冲进下水道了。

他还没来的及发作,身后那个不知好歹的毒贩也没来的及伸出自己的舌头,就感觉怀里的人被猛地夺走了。

Logan搂住Scott的腰,一把把他揽了过来,男人的表情不善,片刻前Victor激起的怒火此时更是在爆发的边缘,他极有占有意味的把Scott狠狠搂向自己,然后冲那个不识抬举的毒贩低声说道:“他已经有一个了。”

毒贩知道自己惹错了人,他刚刚可是看到这个男人和北方帮派的那个家伙吵架了。没人敢和Victor吵架,起码他知道的没有,所以此刻他大约猜到这个穿着皮夹克的陌生男人,哪怕没有半点名声,也绝不是个简单角色。

他连忙摊开了手“Wow,Wow,Wow,抱歉,我可不知道他已经有人包了。”

他显然把Scott当成Logan包着的男妓了,他在心里默默的想,怪不得这小白脸还紧跟着这男人就出门了,原来是这样。

Scott的手握成了拳,他发誓一定要弄死这个男人。

没等他出手,身边的Logan狠踹了那个毒贩子一脚,那一脚力量大约不小,因为那个毒贩被狠狠踢向了酒吧的外墙,然后扑通一声掉到了水泥地上。

Logan平常是不愿主动起这种冲突的,可他今天心情实在是不好。

“滚。”他低声吼道“别让我再看到你。”

他揽着Scott的腰,把他们都带到了片刻前停在外面的车子前。

Scott没有问他为什么还不松开自己,只是任由Logan打开了车门,把自己塞了进去。

 ——————————TBC————————————

注1:Sinister·E【Nathaniel Essex】:即漫画里的惊恶先生,是英国维多利亚时代一个邪恶的不死科学家。漫画中他创造了琴葛蕾的克隆体玛德琳·普赖尔,也就是后来的红皇后,也就是电索的母亲,【红皇后嫁给了scott】(一上来源自百度百科。)

注2:kayla,银狐,也就是金刚狼个人电影第一部中他的女友。在logan生日的当天被剑齿虎杀害。所以后来每一年生日,剑齿虎都会出现并且挑衅logan【虎哥也是做的蛮绝的。】

注3:ec那段对话来套用自第一战沙滩离婚。

 
评论(7)
 
热度(66)